Saturday, 2020-01-18

重要通知

日前本網站有引用新的「色情關鍵字過濾」功能,將有情色的文章內容自動歸類為「18禁」,但因為此關鍵字的的過濾功能過於粗糙,造成不少誤判。本公司已關閉這個功能,並向在這起事件中遭牽連的作家們致歉。

目前這項關鍵字過濾功能已經關閉,作家們只要對於您們的文章有被誤判歸類至18禁文章者,都有權限可以自行調整回「一般向」文章。

飛燕文創再次向各位致歉……

作家「宴平樂」專訪!

  • 2019-12-06

 

台灣知名小說作家。擅長奇幻武俠風,寫作資歷9年。

本專訪很高興能邀請到知名作家「宴平樂」。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書桌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哇!這個書櫃可精彩了,宴平樂老師共15101本的小說全蒐錄,櫃子左下角則是今年9月底拿下兩岸網文大賽首獎的獎狀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因為熱愛金、古、溫、梁與倪匡,從國中時期就開始創作,在學期間曾擔任過校刊社成員與作者,因為喜愛創作,大學期間曾一度想轉考中文系,但是被補習班主任當場掃地出門(攤手)。班主任表示:「我絕不誤人子弟,你如果要考中文系,我寧可不賺你的錢,你給我出去。」

 

直到2010才開始在網路上發表小說作品《天行眾》,並且於2012年第一本書《天行眾》正式出版後,開始了創作之路。

 

 
日本宮崎駿博物館。                                                                                                  香港星巴克。

 

Q:能否談談您自己作品的特色?

 

寫「奇幻武俠」的輕小說出道,任性的創作了100本這一類的作品。

曾經想嘗試小清新的愛情,結果因為太直男,老是寫不好愛情,並且多部愛情小說被拒之後,意外發現原來愛情可以歪成「驚悚靈異」,所以就在東森新聞旗下的《鍵盤大檸檬》開設鬼故事的專欄。

後來覺得每個作者心裡都要有一個江湖,所以首次嘗試撰寫正統「武俠小說」後,在兩岸網文大賽獲獎。

 

 

Q:首先,要先恭喜老師在今年9月底拿下兩岸網文大賽首獎。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921在杭州頒獎,您的作品《六合槍》從682部作品中脫穎而出,拿下一等獎。這可是項殊榮啊!能否談談您參與這項盛會的過程、美麗的杭州之行以及得獎的感言。

※註:有關這場文學獎的詳細新聞報導請點擊以下網址: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91016/1558261.htm

 

我覺得我的運氣還是很好的,頒獎的時候是現場唱名,從優秀獎作品開始喊,所以後來剩下我沒被唱到的時候,坐在我周圍的朋友們都沸騰了,現場鏡頭、主持人都紛紛轉過來看我,我實在是被看的矇了,上台的時候連評審的評語都沒仔細聽。後來忝不要臉的特別去跟評審要了評語。

 

我覺得除了得獎之外,讓我最興奮的,是幾位評審給我的評語有個共通性……

「六合槍這部作品,格局是金庸的,文筆是古龍的。」

很多人說,寫武俠,沒人能寫贏金、古,時任台中縣攝影協會理事長的樂爸就跟我說,其實文學無第一,本來就沒有誰勝過誰的問題。

所以在我心裡,金庸劍(獨孤九劍)、古龍刀(小李飛刀)是華文小說無法超越的兩把神兵,然而透過這個獎項,或許證明《六合槍》稍微有掌握到兩位大師一點點脈絡吧。

 

 
第二屆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一等獎獎座。                                            ▲獲獎之後接受媒採訪。

 

Q:今年想必對老師而言,是非常具有重大意義的關鍵年,除了在9月底拿下兩岸網文大獎之外,也正式達成「作品本數破百!」的目標(15套共101),這對任何作家來說,都是一項難得的成就,相信您一定是感嘆萬千。應該有很多業界新進都很好奇您是如何安排寫作時間的?是否有什麼訣竅?

 

訣竅嗎?100本之前的作品,我每天大概撰寫一萬字,狀況好的時候可以寫到一萬五千字,狀況比較差的時候也有七、八千,每個月小說出版連續不間斷了大約四十個月左右,工作量大的時候,有時候單月甚至有3本小說同時發行。

工作時間的部分,每天早上一定會從九點半開始工作,然後一直寫到下午六點半,中午休息兩個小時,如果沒有寫完一萬字,或者還有靈感的話,晚上就繼續寫,我這樣持續了大概四年的時間。

 

會這樣的做的原因是因為,人家都說學彈琴的就是要一直彈、學打鼓的就是要一直打,所以我覺得,寫小說的就是要一直寫。

直到我完成了一百本小說之後,我有了新的體悟,所以我才學著開始放慢腳步。

至於是什麼體悟,先讓我保留一下,之後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吧。(燦笑)

 

 
▲在飛燕文創出版社發行的作品(共4套21本)。                                                          ▲在各家出版社發行的作品。

 

Q:對於您歷來所有作品中,筆下哪一位男、女主角印象最深刻?


這一題太難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泣)

要一個父親告訴別人他最愛的是哪個孩子,這是多麼殘酷的一件事情,但是如果是別人來告訴這名父親,他們最愛他的那個孩子,我想不論怎麼樣的回答都是讓人愉悅的吧。

所以這一題留給你們吧,可以來我的粉絲團留言告訴我喔。

 

 
新北貨櫃市集。                                                                                               日本伏見稻荷大社

 

Q:如何看待台灣輕小說各類型領域的消長變化?想請老師以您的觀點說明台灣輕小說市場目前的演變以及其閱讀人口的消長。

 

這是非常有趣的一個問題,我覺得我大概可以交一篇50頁的報告出來,但是為了怕大家轉台,就簡單扼要說一下。

輕小說,與「文學小說」甚至「類型小說」都不同,輕小說是一種給消費者提供一次性娛樂非常吃重的作品,所以台灣近代的輕小說發起於網路「冒險者天堂」、「鮮鮮文學網」、「小說頻道」、「POPO文學網」等等……,這一點剛好也可以呼應對岸大陸繁榮的網文經濟。

 

以網文經濟來說,台灣有別於大陸,我們的閱讀人口雖然不比對岸,但是這一塊市場還是存在,差別只在於大陸的閱讀習慣已邁入正常軌道,對於大陸讀者來說,線上的付費閱讀是很平常、而且是大眾都可以負擔得起的消費。(我親自詢問過幾位大陸付費閱讀的大叔,大叔表示一個章節可能只需要0點幾塊人民幣,沒必要提心吊膽冒著手機可能中毒的風險去看盜版。)

反觀台灣,我們為了取悅消費者,把輕小說包裝成了精品,高昂的製作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然而消費者對於一次性娛樂的選擇越來越多(手遊、動漫、網劇等等等),可以更方便、更低廉的去取得一次性娛樂,那自然輕小說的選擇機會就被往後面排。

 

我這麼說,絕對不是在貶低輕小說的價值,輕小說有輕小說的魅力(這個我講下去大概又是50頁報告,就先跳過吧。)但是老實說,在一次性娛樂中,文字成本肯定是不比遊戲、網劇、動漫來的高昂。

所以我覺得因應台灣的消費習慣,未來針對輕小說,價格對消費者來說相對更無痛的「電子書」市場肯定是一塊兵家必爭之地……嗚……(抱歉,作者自己把自己拖走。)

 

 
▲大甲高工專題演講。

 

   
▲玉山高工專題演講。                                                                                          ▲雲科廣告設計系專題演講。

 

Q:老師的職稱除了是「作家」之外,還是一名「編劇」,相信讀者看到這題一定興趣就來了!請老師跟大家談談您從事劇本撰寫的經驗(甘苦談)以及要成為一名好編劇需要什麼條件?

 

編劇需要的條件,我覺得是脾氣要夠軟。

畢竟劇本不比小說,小說是個人創作,但是劇本不是,劇本在還沒有被拍攝之前,其實說句殘酷的,是沒有價值的。

就算寫好了,很多時候往往導演、製作人、演員一句話,說改就要改。

就像我去北京的時候,製作人跟我說:「你寫這句台詞,如果我找成龍來拍,他講得出這句話嗎?改一下。」

 

因為很多時候投資一部電影的資金,有可能就是演員的經紀公司、製作公司之類的,他們往往是出於保護演員的立場,有時候可能本來他們就是資方,希望可以更凸顯特定的演員,那劇本的原先安排的腳色場次就可能被更動,一旦腳色更動了劇情更動也是很合理的。(攤手)

所以以前我都覺得,作家是食物鏈最底下的那一層,殊不知原來還有一個叫做「編劇」的職務不遑多讓。

 

 
▲民視編劇班結業。穿拖鞋是因為當天下大雨。            ▲正聲廣播公司廣播採訪。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其實每件事情都很震撼。

第一次出書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上排行榜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重版出來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開簽書會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受邀演講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上廣播節目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寫劇本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沒書出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沒上排行榜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沒重版出來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沒簽書會開很震撼,後來就漸漸的習慣了。

第一次得獎很震撼……

 

 
▲『星耀學園 赤狼的戰歌』簽繪版。我說我畫圖很醜,美編說就是醜醜的才有特色。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我覺得「創作的規律」很重要。

跟我合作過的商業單位應該都知道,我從不拖稿。

也不知道是我老了還是怎麼樣,有陣子線上彷彿吹起一股,創作不拖稿就產不出好作品似的歪風,然後很多人喜歡把拖稿多久,拿來當一種里程碑。

我覺得今天如果你是在上班,老闆要你在某月某日把報告寫出來,結果你沒交出來就下班,然後還在社群網站寫說,我拖稿、我驕傲,被你老闆看到,我不相信明天上班你還能笑的出來。那為什麼對於出版社就可以讓拖稿變成一種驕傲呢?

14年不斷更的唐家三少,因為他的妻子死了,悲痛欲絕,斷更一日。

我沒有唐家三少14年如一日的毅力,因此更沒有資格把拖稿脫成一種風格。

 

另外是田調

現在是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很多資訊唾手可得,在搜尋引擎打進關鍵字,甚至可以把唐太宗叫過來好好的審視他的人生、把巴黎鐵塔叫出來慢慢算它用了幾根鋼筋、把上古神獸叫到面前來看看寫實畫風與二次原畫風有什麼共通處,這些跟以前的作者比起來真的幸福太多了,只能說現實永遠都比幻想更荒唐,所以從很多現實的資料中,我們可以找到更多足夠扎實的材料去支撐起一部作品。

 

再來是醞釀……嗚……

(抱歉,作者再次自己把自己拖走,不然怕又寫出50頁的報告。)

 

 
三日月簽書會,這幾位都是我的鐵粉,一鞠躬。                         勤益動漫社,分享輕小說創作與市場。

 

Q:「流年似水、我如頑石,激起了浪花,是年少的固執;磨去的稜角,是歲月的鞭笞。」好美的詞句,此文引據至老師的專頁,這應該是您的人生體悟,能有這樣的文字抒發,想必是在您的人生歷程中有了啟發,能否跟大家談談這句文字背後的故事?

 

我覺得我的人生跟我的創作很像吧。

以前年紀更輕,總覺得自己激起的浪花是因為有那些不願意妥協的稜稜角角,但是後來隨著創作年齡慢慢的增長,為了要讓作品不斷精進,所以開始離開鍵盤,到這個社會去走走看看,發現很多的自以為是原來都是自己的個性所造成。

也或許這就是小說特別的魅力。

 

不管是人物角色、人生觀、世界觀,總是創作者某個程度的剝離,而那些挫折、失敗,慢慢把我的自以為是給磨平之後,我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傷痕累累,然後在每個黑夜裡,躲在角落舔舐著自己的傷口。

然而「現實」就像在後面慢慢逼近的獵人,讓人沒有時間怠惰或者自怨自艾。

 

赫然回首才發現,原來不是我們想長大,是這個社會把我們給逼的老了。

終於當我不再頻頻回頭,去顧影自憐那被遺棄在歲月洪流中的宴平樂的時候,我發現原來那些被歲月磨平的稜角,成了我能夠繼續往前滾動的力量。

 

 
東京雷門。                                                                                                                    日本大阪。

 

Q:從您所發表的作品來看,您寫作的題材甚廣,有武俠、有玄幻、最新的作品則是《與媽祖有約》…這感覺像是社會紀實的作品。請問您最喜歡寫甚麼類型的作品?又哪一類的作品最讓您苦手?原因各是甚麼?

 

最喜歡寫的,肯定還是奇幻武俠、最苦手的,應該是愛情小說吧。

奇幻武俠的作品,我覺得是可以天馬行空毫無限制的,可以把熱血、青春、戰鬥等等現實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情感全部發揮到淋漓盡致,不用去管與現實的落差有多大,只要故事合理、精彩好看的就行。

愛情的話,記得我寫完第一本愛情小說的時候,當時天行眾的編輯小孟跟我說,你的愛情就是直線的(當時「直男」一詞還不普及),所謂浪漫、曖昧都不存在我的作品中,這樣的作品,市場到底在哪裡?退稿!燈愣!

 


▲YAMAHA-YZF-R6。宴平樂老師也是一名重機玩家。

 

Q:老師最新的作品為《與媽祖有約》,請問這部作品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在您參與媽祖徒步遶境的過程中,有什麼感想以及啟發?

 

《與媽祖有約》這部作品,嚴格說起來其實從來沒想過要提筆,因此也就沒在過程中找過靈感。

會動筆完全是因為《天行眾》的編輯小孟跟我邀稿,問我有沒有興趣把這7年的徒步心得給寫下來,然後我才開始動筆,一點一滴地把繞境過程中的體悟跟感觸給寫出來。

結果走的過程很痛苦,撰寫的過程一樣痛苦。

畢竟我不是一個習慣把自己情感赤裸裸攤在陽光下給人家閱讀的人,所以當我要把自己的情感面給寫出來,其實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小孟說,跟我討論這部作品的時候,就像在剝洋蔥,要一層一層把我的內心扒開,然後再一層一層的放進烤箱,然後慢慢淬鍊出我柔軟的那一面,為了這部作品,我到出版社開會討論了不下四次,每次均討論到深夜,然後在燈火幽微的台北市跟小孟分道揚鑣。

非常非常感謝小孟,她扮演了我創作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

 

 
第一年完成九天八夜徒步遶境。                                                                                               第七年完成九天八夜徒步遶境。

 

Q: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您的寵物?

 

我沒有寵物(掩面)

但是我想介紹一下我的收藏品。

是我的「杯子」,萬萬沒想到有讓它們露臉的一天。

大部分是星巴克買的,但是也有非星巴克的杯子。

我喜歡旅行,所以我只要每到一個國家、或者城市,我就會買一個那個地方的杯子當作紀念,如果有星巴克就買星巴克,沒有星巴克就找個順眼的帶回家。

目前已經收集(香港、澳門、深圳、廣州、杭州、北京、東京、大阪、京都、首爾、新加坡、宿霧、沙巴。)13個杯子,我希望有一天我收集的杯子能跟上我出版的數量。(大笑)

 

 
(有越來越放不下的感覺)上面的招財進寶存錢筒是用來投零錢,滿了就拿去捐給廟宇或者公益單位。
 

Q:可以跟讀者們透露一下,您所構思的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嗎?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下一部作品,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會是《六合槍》吧。

這是我第一部武俠小說,也是今年第二屆兩岸網路青年文學大賽一等獎作品。

主要是在講述清朝末年軍閥割據,各家拳館林立,在江湖與朝廷之間的暗潮湧動。

別的不說,就衝著評審留下的評語:「格局是金庸的,文筆是古龍的」這一句話,難道不該看一下在這日落西山後的江湖,武林還能留給這個世界什麼樣的晚霞嗎?

 

 
新加坡魚尾獅。                                                                                                         北京紫禁城。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終於來到最後我的個人秀時間了(捲袖子)

以前常聽人家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覺得人的想像力其實是有限的,所以旅行是我汲取創作養分之一的重要管道,只能說現實永遠比奇幻更奇幻,包括人文地理、風土民情。

 

記得今年走大甲媽祖的時候,因為樂爸幫我把《與媽祖有約》新書封面印在手推車前面,結果在「埤頭」往「北斗」的路上,有個大姊跟我擦身而過的時候,指著我的手推車大喊:「啊!你是作者!你的書我有買也有看,欸,作者在這裡啦!」

大姊不顧形象的在路旁大聲呼喊,然後他們的團友就紛紛轉過來對我揮手。

因為我們前進方向不同,所以大姊與我漸行漸遠,在人群中漸漸遠去的她,還轉過來對我大聲說:「哎呀,好可惜,早知道會遇到你,我就拿書來給你簽名。」

我笑著跟他們那一團揮手,然後大聲的回應她:「總會有機會再見到的,下次見到還可以簽啊。」

總覺得人生就是這樣,只要還在這條路上,就一定可以再遇到的。

所以我們,下一部作品見吧!(揮手)

 

 
▲韓國首爾水原華城。                                                                      杭州西湖。

 

【兩岸青年網路文學大賽 頒獎典禮視頻】

 

【宴平樂於頒獎之後的受訪】

 

【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