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020-08-08

重要通知

日前本網站有引用新的「色情關鍵字過濾」功能,將有情色的文章內容自動歸類為「18禁」,但因為此關鍵字的的過濾功能過於粗糙,造成不少誤判。本公司已關閉這個功能,並向在這起事件中遭牽連的作家們致歉。

目前這項關鍵字過濾功能已經關閉,作家們只要對於您們的文章有被誤判歸類至18禁文章者,都有權限可以自行調整回「一般向」文章。

飛燕文創再次向各位致歉……

作家「滅」專訪!

  • 2020-01-10

台灣知名輕小說作家。擅長奇幻與刑偵,寫作資歷13

本專訪很高興能邀請到知名作家「滅」。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書桌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小時候就滿喜歡看小說的,還記得我接觸的第一套作品就是金庸的武俠小說。那時候也才小學三年級,能認的字都還不算多,看起武俠小說其實是有些吃力的,也沒看得太懂,但就此喜歡上了看小說這樣的娛樂。後來又陸陸續續接觸很多歐美翻譯小說,某天心血來潮嘗試著寫了一篇短篇小說(模仿了當年很紅的《雞皮疙瘩系列》,寫了一篇短篇驚悚小說),自此便踏上寫作了不歸路了XD

 

 

Q:能否談談您自己作品的特色?

 

有人說我常常發玻璃渣糖(在灑糖的情節裡塞玻璃渣刺人^q^),並且似乎非常喜歡弄哭男主角……怎麼講來講去都有點可怕哈哈哈(欸)。不過也有讀者形容過我的故事雖然很現實但總會有溫暖的結果,還有很喜歡我寫的架空原創世界觀,覺得我的設定很完整又栩栩如生等等。

如果要我自己形容的話,大概是「非得要留點什麼在讀者心裡,引起共鳴」,這是我寫每篇故事時的目標,所以應該也算是最大的特色吧?

 


▲老師最喜歡的動畫作品《動物方城市》。

 

Q:老師最新的作品是《御鬼師》,請問這部作品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這一點其實在書的後記裡就說了不少,很想說請大家買書來看就知道了哈哈(喂!)。這邊就簡單說說,《御鬼師》最早其實只是一些短篇的靈異小品。那時候在一個寫作論壇上參與了一項活動叫「關鍵字」,大抵就是挑一個指定詞彙,然後寫一篇與它有關、或是有出現這個詞的文章即可。我也就是空閒時間隨手寫個一篇,累積久了就有了把他們集結成冊的想法。那經過了多次的修改和調整,並加入長篇故事會有的主軸劇情後,就成了今日的《御鬼師》系列啦!

順便也跟因為「靈異」題材而感到猶豫要不要入手的小夥伴們推銷一下,雖然故事裡有阿飄,但主角趙東國是個「恐懼神經失調」的傢伙,意思就是由他的視角來說的鬼故事基本上絕對不恐怖,很鬧倒是真的XD

《御鬼師》系列絕對不是主打驚悚的靈異故事,而是主打爆笑(居然),歡迎大家來圍觀失控的學長與少女心學弟的歡樂撞鬼日常wwwwww

 

 

▲「滅」老師的最新作品《御鬼師》預定於2月11日發行(2020台北國際書展會場首賣)!封面繪製是由知名畫家「九月紫」執筆。

 

Q:對於您歷來所有作品中,筆下哪一位男、女主角印象最深刻?


這題還真難回答,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由於我的作品清一色的男角居多,女角通常都是戲份比較少的二線,所以我決定這題要回答「兩個男角」!

我不管,我就是任性!(有事?)

首先印象最深刻的男角應該是非格雷莫屬了。這位是《星際萌寵飼養準則》中的「萌寵」,人氣應該也是我家角色之中最高的,高到不只是讀者,連封面繪師(六百一老師)都對我耳提面命,說不可以讓隊長(另一位男主角,普拉姆)欺負格雷,要對格雷好一點,就知道格雷的後台有多硬,惹不起有沒有XD(然而作者本人依舊不怕死地發刀子虐格雷……^q^

另一位的話則是《接觸感應》中的任則戎。小戎是我花最多時間在琢磨的一個男主角,除了這系列的故事本身就相當有難度(寫作上),小戎的性格也是相當陰暗、負面的,可是純粹的負面又不可能讓讀者喜歡他,勢必要有些痛苦的過去讓人感到共鳴,才能對他的情感表現產生共鳴。總得來說,小戎某方面跟我蠻像的,都是很「喪」的人,只是他喪得更嚴重哈哈。

 

 
在大阪的神戶動物王國,第一次看到水豚君,好可愛XD

 

Q:能否跟讀者們說明一下您的筆名「滅」的由來?

 

其實我原本的筆名超級長,第一題就說過我開始寫作的年紀滿小的,比中二期還小!可想而知那時候的狀態下取的筆名會有多羞恥?大概就是羞恥到半夜會嚇醒然後找個洞躲起來的程度(什麼鬼)

隨著年紀增長,中二度下降,我的筆名字數也逐漸刪減,最後刪到只剩一個字「滅」了。

至於有沒有想過要換一個?因為用太久了有感情了,所以也捨不得換,不然確實老是有人跟我說這筆名「太兇」、「以為是男的」、「完全看不出來是寫什麼類型的」,甚至連FB申請帳號都說這是不雅字眼……(掀桌)

 


▲老師目前的作品一共6套10本。由左至右分別為:極南之星(3)、星際萌寵飼養準則(1)、完美龍妻調教守則(1)、一個人的捉迷藏(1)、默堤斯之書 (3集連載中)、迷.戀(1)

 

Q:老師您曾榮獲2016POPO華文創作大賽「幻想組」的首獎,能否跟有心想參加徵文比賽的新人作家們分享一下妳歷年來參與徵文比賽的過程以及心得。

 

我確實連續七、八年都在參加徵文比賽吧,參加的次數真的多到忘記了,反正每年都至少會參與一場,不過2020是不打算繼續了,太累人XD

我覺得過程是沒什麼好說的,每個人參加比賽的心情都不太一樣,我就不多談。我就對那些感興趣的人稍微說說看我的想法。

我認為如果你真的決心想把寫作當成「專業」而不是打發時間的休閒娛樂,其實是真的滿推薦你去比一次看看;尤其是有志於踏進出版業,走商業誌出版的人,更需要參加。

用比賽成果來刷資歷是其次,主要是,每次參加比賽,主辦單位一定會有「字數、主題、時限」這樣的規則出來,並且比賽詳則其實就是公開的「合約書」,這跟你踏進出版業之後完成的每份契約作品,在某種程度上是一模一樣的。

 

想出版一本書,不可能完全隨心所欲地寫,首先你有篇幅限制(出版社只讓你出XXX字,你寫超過也只能砍掉),再來也有題材的選擇(過於非主流的題材,可能會被出版社評定商業性不足,自然不會讓你出),最重要的當然就是有截稿期(每本書要上市都是需要一個流程的包裝,並安排最適宜的檔期,才能達到最好的宣傳效果,如果拖稿的話當然會打亂一切計畫了)。而每部作品出版總是要簽合約書,那數十頁的條列如果都看不懂,你敢簽嗎?

透過參加徵文比賽,可以很大地幫助你從一個業餘者銜接到真正的圈內人,當然不是說你有比賽過就是個合格的出版作家了,而是說這個管道是一塊很好的敲門磚,比起盲目地到處投稿給出版社,利用參加比賽來入行不失為一種更有效的方式。

 

出了人生第一本商業小說《極南之星》,第一次在書局(光南)看到它的時候非常興奮,請朋友幫我拍了張合照(還把臉遮了XD),後來每次只要有出書,去了書局總要看看它們是不是在架子上,然後一定要拍照記錄。

 
                                                                                                       ▲在飛燕文創出版了人生第一套BL商業誌《迷‧戀》,而且還從出版社收到了動漫節的邀請函!
                                                                                                           以前都是以小讀者的身分參加展覽活動,這是第一次有了「以作者身分參與」的感受,真的相當感動。

 

Q:小編發現老師也寫了不少個人誌,常會見到老師參與國內的同人誌販售會的活動。能否請老師講解一下妳對商業誌與個人誌兩者之間的差異、您對兩者的看法?以及您參與同人誌販售會的一些心得與有趣之處?

 

個人誌相較於商業誌當然是更「自由」的創作形式,畢竟這是一個你想怎麼印怎麼賣都隨自己的方式,而且在收穫層面也會是最直觀的。

舉例來說,一本商業誌上市,銷量如何可能要等一季(三、四個月)後各通路回報的實銷數量,你才會知道究竟賣多少本,可能鋪貨500本出去結果一季之後被退回400本(表示你實銷100本,剩的都是退回來庫存),那種感覺就挺心碎的;或是開賣的時候,各家出版社也喜歡比拚作品有沒有上網路書店排行榜等等,這種相當赤裸的比較不是每個人都承受得住。

而個人誌很簡單,印多少賣多少,而且買家幾乎都在你面前,加上一些事前的印量調查、啟動預購等措施,都可以比較清楚地抓出賣量,到時候印多少賣多少,不太會有庫存壓力;而且賣量也就你本人知曉,沒人會跟你比較。

 

不過做個人誌也有很多難處,因為幾乎所有事都得由自己負責,想約稿的繪師約不到、沒錢排版只能自己來、報名同人場攤位沒報上、印刷廠試印本出來大悲劇、讀者預購匯款問題一堆處理到瘋掉……等等,很容易就爆炸(不管是指出刊進度或是指作者本人^q^)。

相較之下,商業誌只要交稿之後就完成絕大部分的工作了,剩餘的會由出版社負責,作者可以更專注在自己的文字品質上,不會有那麼多「雜事」讓你分心。

 

總結,這兩者之間沒有孰優孰劣,端看你出書的取向是什麼。個人誌我覺得是更偏向一種「自我實現」,因為是非常清楚的「作多少就回收多少」,在寫作上也更自由;商業誌在寫作上會有所拘束,且很多時候反而不是才情或是你的努力取勝,更看「天時地利人和」齊聚(講白點,運氣很重要)。但如果有幸這個市場青睞你,那你會大紅大紫,影響力遠超個人誌能建立起來的程度,會有更多人喜歡上你的文字。

 

 
▲「滅」老師常會於CWT台灣同人誌販售會擺攤,攤位名為「滅與他的小怪獸們」,有在跑這場子的讀者們,記得要去老師的攤位逛逛喔~~

 

Q:聽說您是個玩偶狂熱者,尤其對「環球影業」的某一卡通角色到了癡狂的地步。能否跟讀者們聊聊妳的玩偶喜好史以及秀秀妳的收藏成果。

 

我從小就喜歡絨毛玩偶,我很多娃娃都已經超過十歲高齡了,就是那種老到不敢放洗衣機洗怕會解體的狀態(還好高雄的太陽很大,可以常常日曬消毒XD)。我主要蒐集的都是動畫電影的角色,像是迪士尼、夢工廠等等,而且基本上都是「非人」角色,我對人類的喜好不大(這話聽起來有點怪),像我最愛的動畫是《動物方城市》,我就有收國民老公Nick(?)的娃;還有我也超喜歡《玩具總動員》系列,我覺得喜歡的理由應該不必多說哈哈,我有一隻迪士尼園區正版、有草莓香味的熊抱哥呢wwww(真的很草莓香,洗過還更香XD)。

其中最喜歡的就是《神偷奶爸》裡的「小小兵」了吧!熟我的讀者都知道我的書桌、書櫃、床上永遠都有一堆小小兵簇擁,而且親朋好友知道我喜歡也會集中送小小兵的東西,久而久之就變成一大堆蒐藏了。當然也跟我每次去環球影城都會大買特買也有關係……(心虛)

 

 
▲老師最愛的卡通角色「小小兵」。家中收集了各式各樣的小小兵周邊商品。

 

Q:如何看待台灣輕小說各類型領域的消長變化?想請老師以您的觀點說明台灣輕小說市場目前的演變以及其閱讀人口的消長。

 

我覺得台輕目前還是太過單一吧?可以看得出來某時期流行某種題材,然後就一窩蜂都出那一類,而暢銷作者之間的同質性也很高(看他們的粉絲幾乎都是同一群就知道了),這某種程度上壓縮了作者的創作能量;畢竟如果只有寫某類型的東西才能吸引人的話,還有多少人能堅持寫更多元的東西卻乏人問津?

再者,現代人的閱讀方式也在轉變,實體書已經不是唯一的管道,還有電子書、網路閱讀等等,甚至更多人選擇看文字改編的影視作品,變成大家在意的是一個故事的「概念」,而非他以什麼形式來表達這個概念。

在這樣的情況下,作者真的不能「只會寫書」,因為單純的文字創作已經不是現今讀者觀眾會感興趣的東西了,繼續埋頭苦「寫」是很難成功的。

但也不是說就此放棄寫文或是覺得文字表現如何都無所謂,而是應該去深思要怎麼讓自己的作品可以繼續透過文字去傳達想法的同時,故事的概念也有足夠的潛力可以挖掘別種形式的開發(影視化、動漫化、遊戲化等等)。

尤其輕小說是一種對「娛樂性」的要求相對高的文學類型,其故事型態早就不是只有販賣文字(例如漂亮的人設圖、有噱頭有萌點的人物屬性設定、精緻的書籍包裝、周邊商品等等),若只是單純想著寫一個有趣的故事然後就能出版賣錢,在以前娛樂方式還比較少的時代或許可行,但現在真的需要有更靈活和開闊的視野才有機會成功。

 

 
▲老師的另一種最愛「絨毛玩偶」。其中跟隨我最久的是左邊這隻貓娃娃,他叫「魂」,今年大概將近19歲了吧!他跟我去過很多地方,不管是國內旅遊或出國都常帶著他,還跟他一起直播過幾次,讀者對他應該不陌生!

 

Q:老師您的攝影技術是我所看過的所有作家中屬一屬二的,雖然老師在小編提問時,有關「特殊技能」這題很謙虛的說「沒什麼特殊技能」,但小編抖膽仍請老師來聊聊有關攝影技術方面的要訣。

 

攝影技術算技能嗎哈哈哈,而且我覺得我拍得也還好?是手機app的修照軟體很厲害才對。

想拍得漂亮,主要就是多練習,然後善用道具擺設吧?之前為了在自己架設的網站上放上足夠吸引人的商品實體照,去研究了很多網拍商店都是怎麼拍攝的,也去買了一些小道具(像是有花紋的桌布、乾燥花、園藝裝飾品等等,也都不貴),然後就是一直拍一直拍、一直修一直修,反正我相信只要拍得夠多,總是會被我拚出一張奇蹟美照的XD(到底)

 

 
▲老師的商品專業拍攝過程。                                                            ▲隨後的成果照(果然是大師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為了商業拍攝而購置的各式配景用道具、
乾燥花、園藝裝飾品。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很多人常常會問我寫作的技巧,或是有什麼心得和經驗總結,其實我只想說,想把書寫好,只有「多看多寫」這條路,沒有捷徑。

這邊不是對那些開課的大師們不敬啊,只是創作回歸原點就是「持續」,沒有持續下去,是不可能創作出好作品的,哪怕你有再多的武功秘笈、大師指南,只要沒有花時間去累積,就不可能成功。

 

 
▲個人誌《默堤斯之書》拍攝成果。                             ▲個人誌《默堤斯之書》週邊商品拍攝成果。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剛出道的那一年(2015)除了第一套商業誌《極南之星》在出版之外,其實當年還跟出版社「說好了」要簽約其他三套作品,那時候一直對自己感到非常驕傲吧,覺得自己真的很棒,成為了一個出版作家。不過隨著一些事情的發生,加上第一套商稿的銷量不佳(直接自曝銷量差是不是很帶種XD),還有出版社自己的經營策略改變,在被壓稿一年多後的某日,總編輯來訊告訴我「不好意思,我們不出妳的書了」,於是我那三套書的出版夢瞬間就碎個乾淨。

那時對我來說很震撼也很刻骨銘心,就是深刻體會到任何合作在「簽訂合約之前,屁都不是」(當然也有簽了合約一樣變成屁事的,那個故事我就不多說了XD),也造成我對出版社們(?)充滿敵意好一段時間。

 

不過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了,而且到了2020今天,這三套當初被一句話遣散(?)的作品都有各自的出路,有的我自行出版個人誌、有的簽約準備出版、有的簽約做IP推廣,並沒有被「埋沒」。

所以我想說的是,挫折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就此放棄。當年的我也沒想到被退稿的書之後還是有機會找到別的東家,不過我並沒有放棄它們,一直在磨練自己然後等待更好的機會將它們推出去。而我成功了。

 

第一次在誠品那麼大的書局看到了我的書《星際萌寵飼養準則》,而且被放在相當醒目的位置上!(上一套極南有出現的店面其實很少) 2016年獲得了POPO華文大賞首獎真的很高興,覺得自己的作品獲得了很大的肯定,也透過這套書被更多讀者認識。

 
                                                                                                                           ▲後來挑戰了出版個人誌《完美龍妻調教守則》。那時每天最擔心的就是印了一堆書
                                                                                                                              賣不完,所幸讀者們的大力支持,這部作品成功完售了,真是感激不盡!

 

Q: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您的寵物?

 

我家養過兩隻貓,比較老的那隻是我小學的時候帶回家養的(原本是我媽媽同事的貓,由於他老婆懷孕,只好把貓都送走;不過,懷孕不能養貓只是迷信!強調一下!),牠跟我比較親近(雖然是俗稱的相愛相殺^q^)。

老的貓貓去年(2019)過世了,後來就去收容所領養了一隻新的貓貓,我爸賜名「土豆」,是一隻非常爆跳又神經質的貓,到現在還是跟我非常不熟並拒絕任何形式的抱抱,但可以用飼料騙(居然)。

如今我家的土豆在我爸不科學的餵養下持續變胖中,目前已經胖到像中國土豆了(馬鈴薯),可能再給牠一點時間就會進化成南瓜也說不定……

 

 
先介紹的第一隻貓叫「MiuMiu」,是我國小時領養的貓,很遺憾他去年(15)過世了,以前常被讀者笑說我跟他的關係是相愛相殺,因為常常會看我發文罵他XD

他從小就是這種非常「厭世」的臉,好像永遠都很累很不想面對貓生()的模樣,從性格來說真的是非常貓了!(懶惰、孤僻、不親人、偶爾傲嬌),看著他的照片總是想幫他打上「生而為貓我很抱歉」這樣的標題!

   
MiuMiu過世後,我們家去收容所領養了一隻新的貓咪,他叫「土豆」。他的性格就完全不同了,簡直和狗差不多,永遠靜不下來而且破壞力超驚人,總是咬爛所有可以放進嘴巴裡的東西!剛來我們家的時候非常瘦弱,但我爸只花了三個月就把他養成了大胖子!簡直不是同一隻貓了……

 

Q:可以跟讀者們透露一下,您所構思的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嗎?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目前還沒有時間構思新書,都在填舊坑……我坑多我對不起大家嗚嗚嗚(到底)

就稍微說一下今年的計畫好了。

出版的部分,商業誌就是把《御鬼師》系列出完(預計三卷)、個人誌的話就是《默堤斯之書》系列出完(全四卷)。另外還會籌備一套BL個誌的前置作業,希望可以在年底或是2021年初出刊,這本是2019參加比賽但落選的《雙面大明星》,所以不算新作吧哈哈,到時會把完整全文跟新寫的外傳一起出,祝福我約封面繪師順利(合掌)。當然,如果時間上還有餘裕,應該會回頭補一下別套作品的續集……應該^q^

 


因為實在太愛買書了,時常面臨書櫃爆炸的窘境,只好上網賣二手書。近幾年大概已經賣掉將近100本書了,但書櫃好像還是常常有爆炸的危機……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謝謝諸位小夥伴們這麼多年來的支持,你們的鼓勵真的就是我持續寫下去的動力。寫作這條路是相當孤單的,如果沒有你們的回饋,我早就放棄了,是你們讓我相信我寫的故事有存在的價值,我才有勇氣繼續走下去。謝謝你們!

未來也會持續筆耕,努力帶給大家更好看更有意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