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20-04-08

重要通知

日前本網站有引用新的「色情關鍵字過濾」功能,將有情色的文章內容自動歸類為「18禁」,但因為此關鍵字的的過濾功能過於粗糙,造成不少誤判。本公司已關閉這個功能,並向在這起事件中遭牽連的作家們致歉。

目前這項關鍵字過濾功能已經關閉,作家們只要對於您們的文章有被誤判歸類至18禁文章者,都有權限可以自行調整回「一般向」文章。

飛燕文創再次向各位致歉……

作家「安存愛」專訪!

  • 2020-03-05

台灣男性向輕小說作家。既是文青,又是山青,不如稱我為文山青,無冰加生飲。

擅長多數類型的題材舉凡武俠、科幻、架空歷史甚至BL都有寫過,最不會的大概是校園戀愛輕小說。寫作資歷三年

本專訪很高興能邀到台灣輕小說作家「安存愛」。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早期只是純粹會在網路上發一些隨性的創作,並沒特別有出版的想法。但之後被網路酸民刺激,出於不想被人看輕的念頭,所以當得知角川出版社舉辦定期輕小說徵文比賽時,就立刻在工作之餘趕出作品去報名參加。當時投了兩次都沒有結果,想說第三次再失敗就只好放棄、專心工作,然後就幸運得獎了。

原本是想藉由此種方式來證明自己是有實力的,但得獎後還是難免遭人質難。既然身為一名作家,我所能做的只有掌握能夠出版的機會,並交出更好的作品而已。

 

 
                                                                       房間必須要有掛軸才像宅男。

Q:能否談談您自己作品的特色?

 

目前我在市面上的完成作品並不多,要說特色或許不大明顯,但個人對自己文筆與編劇功力還算有些自信,只是會花上比別人更長的時間去完成一個故事。

另一方面因為我很喜歡在故事裡使用雙關與隱喻的技法,通常不太容易看出來,也不會因而影響閱讀體驗,但若能被人看出來會讓我蠻高興的。

此外還有一點,就是我時常會融入多種題材到一個故事裡,譬如《Toy's Lover》劇本就牽涉了如都更、青少年人際、親子關係等社會議題,所以我的故事比較難用單一類別進行分類。對推廣來說或許不能說是好事,但我比較喜歡這種創作風格。

最後大概就是我偏愛寫冷門題材了吧,尤其是夾雜自己人生經歷的題材,發揮起來更能得心應手。

 

 
2019台北動漫節於飛燕文創攤位上首度亮相的輕小說《Toy's Lover》。

 

Q:能否跟讀者們說明一下您的筆名「安存愛」三字的由來?

 

安存愛即「遇危則安,心中存愛」,意指期望自己能在面對危難時,也要平穩安樂的心境來面對,並且心裡時常保持愛與包容。這對我來說或許十分困難,但我還是希望自己能朝這個方向努力。

 

Q:這次要恭喜老師!賀喜老師了,由台北國際電玩展(TpGS)主辦單位所舉辦的「2019 GAME STAR 遊戲之星」今年總計 120 款遊戲參賽,在經過一個月的投票後,由您所執筆的《Toy's Lover》劇本結合養成經營與戀愛模擬多樣要素經由黑水銀工作室所推出的《Toy's Lover少女們的花蕾》,以「製作自己喜愛的遊戲」為核心精神,將「少子化」議題作為出發點,為獨立遊戲開拓不同路線,並成功獲得玩家青睞,成為本屆「臺灣獨立遊戲」「臺灣研發遊戲」兩項金獎得主。能否請老師發表一下得獎感言?

※新聞網址:https://gnn.gamer.com.tw/detail.php?sn=192313

 

得獎其實對我而言真的還好,畢竟這項殊榮要歸功於團隊整體的努力,而我個人的貢獻只佔了其中的一小部份。尤其跟黑水銀工作室的製作人冠今的合作過程也是讓我獲益良多。

當然希望這次得獎能帶給團隊更多的正面效益,可以成為我們繼續創作的動力來源。

 

 

Q:請問《Toy's Lover》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這個遊戲的發想是來自於冠今,當時他想要有一個基於嚴重少子化情形而讓一些原不可能存在於真實社會的設定變得合理的世界。不得不說這樣的想法的確很適合發展成人題材的創作。

我設法將他想要構築的世界觀加入角色和合適的劇情,使得劇本變得豐富的同時,也讓背景設定更為自然。

 

Q:《Toy's Lover》做為一款限制級遊戲,遊戲中出現的H劇情,老師能否分享要如何才能寫得生動吸引人?

 

我覺得大前提是必須直面自己內心的欲望,更直白點說就是別害怕暴露自己的性癖。

不妨坦言其實「情色」在部份人眼裡就是低俗的象徵,所以有些人在創作情色內容時會過於顧忌別人的眼光,或者寫得綁手綁腳,反而激不起讀者的興致。

對自己的作品要抱持著足夠的熱忱,想辦法用文字描繪出自己所想要呈現的畫面。

 

 

▲由飛燕文創所發行的Toy's Lover》輕小說。                              Toy's Lover》遊戲光碟與遊戲公式插畫集。

 

Q:從老師的個人臉書以及粉專可以看得出來,您是個登山、踏青的愛好者,想請老師談談您為何喜愛上這項活動,以及分享您所發現的「秘境」。

 

最近這一年我才開始喜歡利用週末假日去爬北部的郊山。其中許多是較少人知道、可以稱為秘境的地點,在那種自然環境下更能幫助我沉澱心靈、激發靈感。

起初不少行程純粹是突然想去挑戰然後就去了,還因此吃了不少苦頭,像爬七星山爬到虛脫、走南港山縱走到天黑鐵腿之類的。後來漸漸注意事前準備後就順利許多。

其中有幾個少人走的秘境,像「草嶺古道」是知名登山步道,但有條路線叫「陸軍路」,幾乎毫無人蹤;「三芝老梅冷泉」只有在夏天時常見溯溪團,我去時還得翻草叢找路,方圓數公里內都沒有人聲,想想自己膽子還挺大。

還有烏來深處的「福山蝴蝶公園」,也是去年中才新闢的一處秘境。偶爾親自發掘這種新景點還挺有成就感的。

 

 
▲八里觀音山山頂遠望淡水市鎮。                                                                ▲十分瀑布。
 

Q:台灣的男性向輕小說市場長期以來都是日系輕小說的天下,台灣有志想朝這領域走的作家們,相對之下必需付出更大的心力及代價才能在業界取得一席之地。請問您如何看待台灣男性向輕小說這塊領域的消長變化?想請老師以您的觀點說明台灣男性輕小說市場目前的演變以及其閱讀人口的消長。

 

毫無疑問,今後台輕將會面臨更為嚴苛的挑戰,除了拼命經營個人形象與增加網路能見度之外,還得思考如何把自己的創作加入更多特色。

為了吸引更多人關注,很常在台灣的創作裡見到日本時下流行的題材。我認為跟風本身不是問題,但如果只是單純把流行題材寫成一個故事呈現出來,而未能將題材本身進一步深化、套入自己的獨特見解,不僅故事本身流於表面,也難以持續吸引新進讀者。畢竟如果就同一題材的作品來說,台輕是絕對無法與日輕競爭的。

因此寫小說時必須要有自覺,得創造出他人難以輕易複製的作品,同時要兼顧娛樂性與劇情張力。重點是要讓故事看起來有趣。

 

 
▲土城太極嶺望臺北盆地。                                                                                          ▲新竹五指山霧雨杉林。
 

Q:您觀察到這幾年台灣的小說市場起了什麼變化了嗎?

 

近年的讀者越來越偏好勵志書籍或者專業教學書,這現象是可以預期的。人們在社會經濟安定時會追求刺激的娛樂,所以早年武俠、冒險、奇幻等幻想比重較多的小說得以興盛;但在對未來感到徬徨時就會反過來想要心靈獲得安定,因此那些需要靜心閱讀或者能夠給予確實且穩固的希望的故事就崛起了。就像網路票選2019年度代表字得出一個「」字,這年頭人心思定,因此文藝愛情與輕推理類型的作品就顯得更受歡迎。

 

另外一個現實層面的因素是,台灣文字創作最大的出路就是影視化一條路而已。所以很自然地那些翻拍成本較低的題材就有更多作家熱衷,這些現象其實都是很容易就能觀察得到,應該也有其他更為知名的作家在各種場合說過了。

但是我想我還是強調一點,身為創作者必須確實明白自己創作的動機和目標是什麼,然後認真看待自己的作品,想辦法讓它成為足以代表自身的存在。

 

 
▲內洞瀑布。                                                                                                 ▲巴陵大橋。
 

Q: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您的寵物?

 

寵物都留在老家了。如果Gogoro也能算是寵物的話?我確實是時常保養它。像以前也在家養過雞,最後因為實在無餘力照顧,全都送人了。

 


▲安存愛老師的寵物坐騎「gogoro」。如果被擬人化,肯定很討厭這個主人。
 

Q:聽說,老師在成為作家之前,有著一段百般滋味的人生之路。您曾從事過很多各種類型的工作,可謂嚐盡人生百態,但這或許能成為你成長的養份。能否跟讀者們分享一下您這段心路歷程?

 

我曾因為缺錢養家做過各種類型的工作,譬如角川得獎作《有機娘》一書便發想自在某有機農場幫傭的經歷。另外我曾在某混凝土廠工作過一段時間,還有當過賣水質檢測儀器的業務,也曾在過年期間下去某百貨公司賣場的化糞池清理過,還擁有兩張甲級環保證照,擔任過某環保廠的技師。

協助Toy's Lover劇本與小說創作時,我在一間數十年的老透天幫忙看家,同時幫粉刷油漆,所以相對有些閒暇時間可以進行創作。最近則是在做網路工程師,工作相對就忙碌許多。

因為我的人生歷練算是比常人豐富,對於故事的題材有更多的材料能夠發揮,也因此對一些待人接物的世俗之事相對看得較為淡薄。創作故事有部份也是為了抒發自己面對這些過去時心裡的感受。

 

 
▲台七線羅浮橋。                                                                                          ▲石門海岸。
 

Q:對於您來說,寫作之於您是怎樣的意義?您的夢想是成為怎麼樣的作家呢?

 

寫作對我來說是一種體現我個人理念與價值觀的溝通方式,因為個人不善言詞,對於制式的交際應酬也感到倦膩,想要找個能夠拋開世俗窠臼和人們筆直交流的途徑。

我希望能夠讓大家透過作品理解我,而非其他外在的表象;若能讓人進一步理解我的思想,那我大概就可以稱呼自己為成功的作家了。

 

 
▲金山神秘海岸。                                                                                                             ▲陽明山風櫃嘴。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說真的我出道認真投入寫作也才三年,所以沒有太多值得震撼之事──或許也沒有比現實上的經歷要值得深憶。但我確實對台灣創作圈的一些現象感到心寒,雖然可能都是些現實中見慣了的現象,不過我仍然由衷希望創作是個更加美好、夢想的世界。

 

 
▲烏來福山大羅蘭溪。                                                                                  ▲草嶺古道田野風光。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作法與經驗?據說您會一邊構思角色的設定一邊就把角色的外型給繪製出來,能否談談您這項技能?

 

我自認說不上是天賦異稟,但創作時我會用上一些戲劇的技巧,譬如方法演技去模擬我構思的故事角色。有時還會因為自言自語而被人看成是怪胎。

另外我也習慣在構思一個故事時先想好大致的劇情走向與結局,通常故事的篇幅在很早的階段就會敲定,不會有太多節外生枝的情況(除非外在現實因素影響)。

我確實是會在構思角色時把角色的形象繪製出來,幫助自己加深對角色的印象,不知怎的漸漸就被人說畫得好,所以有空閒時我也會製作簽名版回饋給讀者,希望讀者喜歡。

 

 
▲老師精心繪製的各式簽名板。
 

Q:能否向讀者們透露一下您正在撰寫的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目前我們黑水銀工作室正在進行下個遊戲企劃,叫《不穿裙子的便利商店》,講述和《Toy's Lover》相同世界觀下,一名青年經營的便利商店。

我個人的話正在進行兩套構思已久的正式作品,一是講述有個默默無聞的輕小說作家如何為了喜愛自己作品的書迷,與暢銷作家進行創作對決的故事;一是關於熱愛登山的青年如何踏遍台灣山林,尋找失蹤學姐的故事。此外正在規劃一個主題為探討「恐懼」的長篇連載。

跟許多作家一樣,想要寫出來的構想真的太多了,只能按部就班慢慢進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成,讓我非常煩惱。

 

 
▲坪林北勢溪粗石斛吊橋。                                                                                           ▲瑞芳茶壺山頂展望。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如果有什麼跨不過的檻,或者被人譏嘲貶抑,不妨看看我。

如果別人對你說「你不能」,你要大聲回嗆「你不能說我不能」。

就算面臨再艱困的考驗,也不要輕易放棄。

關於這類我想說的話,都放在我的故事裡了。

 

 

▲草嶺山頂遠望龜山島。                                                                                              ▲鼻頭角海灣。

 

 

【「電競讚起來」專訪影片--黑水銀工作室(尤冠今&安存愛)Toy’s Lover

 

全台唯一電競脫口秀節目-狼谷競技台《電競讚起來》在2020323於節目中專訪國內的原創遊戲設計公司「黑水銀工作室」所研發推出的原創遊戲《Toy's Lover少女們的花蕾》。
由本遊戲製作團隊的核心人物:製作人‧尤冠今
(今今)與劇本製作‧安存愛老師來分享本遊戲的製作過程及獲獎感言。

Toy’s Lover少女們的花蕾 遊戲OP影片】

 

【動人的影片--雨季期間的烏來瀑布】


位於新北內山的烏來是歷史悠久的觀光地區,多山地形造就許多壯闊的瀑布美景。其中又以位於烏來老街的烏來瀑布最為知名,夏季雨量豐沛時常能見到巨量水流衝洩直下,讓人讚嘆大自然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