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20-07-16

重要通知

日前本網站有引用新的「色情關鍵字過濾」功能,將有情色的文章內容自動歸類為「18禁」,但因為此關鍵字的的過濾功能過於粗糙,造成不少誤判。本公司已關閉這個功能,並向在這起事件中遭牽連的作家們致歉。

目前這項關鍵字過濾功能已經關閉,作家們只要對於您們的文章有被誤判歸類至18禁文章者,都有權限可以自行調整回「一般向」文章。

飛燕文創再次向各位致歉……

作家「一樹」專訪!

  • 2020-06-04

台灣耽美作家。擅長輕奇幻風,寫作資歷十多年。

本專訪很高興能邀請到知名原創BL作家「一樹」。並為各位帶來老師的精采專訪!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小學時,周遭的朋友們都上很多才藝課,但我是家裡第四個小孩,父母採半放養的方式教養,對於讓我上校外課程興趣缺缺,那時與會彈鋼琴、拉二胡又上一堆外語補習班的朋友們相比,我毫無特殊才能,覺得自己就是個野小孩(笑)

 

直到小學三年級第一次作文課時,周遭同學都痛苦地填不滿兩頁的作文紙,我填了五頁。

那時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有某方面的才能。

再加上那時是《哈利波特》、《魔戒》席捲全球的時期,讀了很多有趣的故事,也跟著想要寫自己的故事。

 

Q:能否談談您自己作品的特色?

 

帶點懷舊感、日常感,近年則是常被讀者說「很純情」(笑)即使半本都是肉的作品也被說很青春、很純情,走甜甜的風格。

 


一樹老師的作品,由左至右分別是:窩邊草/屬於我的幸運/時光收藏書屋/偽裝淫魔。
 

Q:請問《屬於我的幸運》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一開始其實是想寫校園故事,想寫純情少年被學長玩弄的玻璃渣糖。

那陣子自己有在追星,就選了演藝圈作為角色們長大後的背景,那時我因為忙於工作,其實有好多年沒有看過網文,不知道對岸演藝圈文正當紅,遍地都是演藝圈文……

 

Q:能否跟讀者們說明一下您的筆名「一樹」二字的由來?

 

大學時就讀日文系,有一半的老師都是日本人,剛入學時就要取日文名字(對老師們來說中文名字太難了XD),一樹是我的日文名字的漢字。

 


一樹老師在飛燕文創所發行的小說《屬於我的幸運》(全1冊/2019219日出版)。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這幾年出版環境惡化,有時會收到一些有點荒謬的邀請,有某家編輯對我說過:「現在台灣已經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版台灣作者的作品了」,想藉此讓我簽一個很差的合約。

從以前的日輕盛行,到近年晉江、起點文的網路小說風行,代理已經有知名度的作品會比培育本土作者容易許多,但業內人士用貶低、嘲諷的語氣與用愛發電的台灣作者們說話,還蠻令人傷心的。

 

Q:向我們說說您最崇拜的作家,以及最令您拜服的經典作品?

 

喜歡的作家很多,對成年後的我來說影響最大的是「恒川光太郎」。

因為從很小就開始寫作(第一本原創個誌是14歲時印的XD),大學時熱情差不多磨耗殆盡了,那時維持著一周至少兩本小說的閱讀習慣,實際上感到非常有趣的作品卻不多。

 

那時讀到《神隱的雷季》,帶點詭譎懷舊氛圍的日系奇幻風格非常吸引人,重新燃起我對奇幻的熱愛,即使沒有目眩神迷的繁雜設定也能引人入勝,是恒川光太郎的特色,《夜市》中的收錄短篇《風之古道》也非常有趣。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每一種類型的文都會有人喜歡,前提是要先寫出來。

對我來說,最為耗損的是「自我懷疑」,寫作歷程中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拿來害怕與恐懼,也有很長一段時間認為自己文筆太差,每寫一個字都感到害怕,但這些常常都只是drama,有時日後回去看,會發現根本沒自己記憶中那麼糟。

 

Q:能否請老師談談小說的商業出版與個人誌出版之間的差異點,以及您對兩者之間的感想?

 

商業出版作者只需要寫稿,不用擔心成本、庫存問題,也能上各大通路與網路書店,基本印量也較多。

不過作者能決定的事情也少,例如不少出版社會讓作者看過封面(但通常會簽約不能干涉XD),排版則是拿到實體書時才會看到,同人誌從選擇封面設計要委託誰、排版間距到頁面呈現,都是作者全權決定。

另外就是這個年代直接購買實體書的讀者減少(我甚至遇過很多學生讀者買實體書都單只是為了收藏),大多是從話題作著手,或者先看過作品才會決定要購買,對於新人作者來說,要靠著商業出版獲得人氣變得很有難度。

 

而個人誌需要自己承擔印刷與設計費用,摸索印務、與印刷廠溝通,如果沒找代理店販售也需要自己處理銷售。

好處是從寫作開始,就能將一章章作品放上網路,每一次更新都是一次宣傳,作品完結後何時出版也是自己決定,一寫完隔一個月上市都是有可能的。

我自己是先出商業誌後才出同人誌,感受是同人這邊的讀者會和作者距離較近,能收到很多感想、回饋與愛心,與讀者的關係較為緊密。

 

 
第一次在書展看到自己的書(拍攝於2019年台北國際書展-飛燕文創攤位)。
 

Q:在嚴苛的經濟條件之下,很多作家並無法真正成為專職的作家,相信這個問題是很多台灣作家所面臨到的問題。請問有正職工作時,您如何兼顧寫作呢?

 

曾在書上看過一句話,「精力會召喚精力」,比起去煩惱自己有沒有才華、大眾會不會喜歡自己的作品,把心力放在如何寫出自己喜歡的作品,並且保持紀律去實行。

文字會反映作者的狀態,即使是同一位作者,也常會發生不同作品品質參差不齊的狀況,疏於鍛鍊的話文筆與故事節奏都會退步,反之如果常常鍛鍊寫作的肌肉,能更不費力地完成作品。

即使只是三題寫作、微小說或是幾千字的短文也好,讓自己保持寫作的習慣,才不會一回神又是大半年沒有動筆,而這些短篇作品也能發在社群上,保持曝光度。

 

▲一樹老師最新的個人誌《偽裝淫魔》(全1冊/202041日出版)。

 

Q:聊點輕鬆的話題,聽說您有一部作品是由網友共同決定下一步劇情的走向,這是什麼概念?「安價」嗎?(笑),能否談談您這部非常另類的作品?

 

「今天是新室友搬進來的日子,一打開門,李槿然發現門外站著昨天與他發生爭執的男人」──為什麼吵架了?

《窩邊草》這部作品的開頭,只有貼在社群貼文上的這段文字(笑)

 

噗浪這個社群有骰子功能,我在每次更新時會提出問題與骰出骰子,讀者們留言回覆時也需要加上骰子:

我:為何吵架?骰到3

A讀者:你是他的小王! 1

B讀者:他搶了最後一個限量布丁4

C讀者:在餐廳插隊3

接下來的故事走向,就由骰到和我一樣數字的讀者決定,包含主角性格屬性、外表以及劇情發展,讀者們全都有參與。

 

起初只是一個放鬆轉換心情的遊戲,結果發現很具有突破舒適圈的效果,例如這部作品的一個男主角是處男,另一個男主角有不舉的問題,都是我不太會主動去寫的類型(笑)

除了一些惡搞向的回答,能看到讀者們對接下來走向的期待,例如希望攻先暗戀受、希望攻能很溫柔體貼、希望攻能告白,會出現不少王道的答案(笑)

隨著故事進展,不同讀者骰出的答案可能會讓走向峰迴路轉或設定不一,要如何全部圓回來是一大挑戰。

 

此外,照著讀者期望來寫乍看好像很輕鬆,其實在有了答案的情況之下,還能給出超出預期外的劇情,收到的迴響會更好。我的安價寫到後來,反而是在挑戰讀者們有在回覆裡提到的答案,我都不會用(笑)

 


個人誌《窩邊草》(全1冊/2020118日出版)。
 

Q:可以跟讀者們透露一下,您所構思的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嗎?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夏天預計會有「偽裝淫魔」的系列新刊《房東先生的用餐時間》,接下來也會有一些BL作品短篇計畫,會在噗浪上公開。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近年常想著自己到了該放下寫作,好好成為一個大人的時間點,多虧很多讀者,才讓我走到現在。

雖然大家常說寫作是孤獨的,作家卻是有讀者才能存在的職業。

 

很謝謝每一位的閱讀、留言與支持,因為有你們,我才能繼續堅持,也希望我的文字能夠陪伴你們有段美好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