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20-09-25

重要通知

日前本網站有引用新的「色情關鍵字過濾」功能,將有情色的文章內容自動歸類為「18禁」,但因為此關鍵字的的過濾功能過於粗糙,造成不少誤判。本公司已關閉這個功能,並向在這起事件中遭牽連的作家們致歉。

目前這項關鍵字過濾功能已經關閉,作家們只要對於您們的文章有被誤判歸類至18禁文章者,都有權限可以自行調整回「一般向」文章。

飛燕文創再次向各位致歉……

作家「M.S. Zenky」專訪!

  • 2020-08-21

台灣知名輕小說作家。擅長文風類型不設限,從小說、歌詞、文言文到文案、公文,只要是中文都能寫!口味偏愛致鬱系幻想類故事,寫作資歷十多年。

本專訪很高興能邀請到知名作家「M.S. Zenky」,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書桌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爸媽發現我很喜歡畫畫,雖然一開始沒學過,但在讀幼稚園的那個年紀,隨手的塗鴉和同齡小孩的畫不太一樣,具體是哪裡不一樣,我已經想不起來了,不過因為「喜歡畫畫」這件事使我考進了美術班,小學和國中共讀了七年。

我那時候的美術班其實有點像資優班,不止術科成績要好,班上同學的學科成績也是全校前段班的,在那個中二的年紀,無論環境再怎麼嚴格,難免都還是有一點點小叛逆,國三時明明是考生,每晚晚自習班上總有幾位同學都在偷看小說,或是拿張白紙就開始以同學、老師們為主角胡謅故事,我也是其中一個。

 

當時影響我很深的小說是J.K.羅琳的《哈利波特第三集:阿茲卡班的逃犯》,那也是我看的第一本《哈利波特》,直到今日仍是我最喜歡的一集。總之,自那之後我變得很喜歡《哈利波特》系列,在苦苦等不到第五集出版的情況下,國三畢業的那個暑假,我在網路上寫起了自己想像中的《哈利波特第五集》,而那時的我還不知道什麼是「同人創作」。

 

我與高中美術班的第一志願擦肩而過,轉為讀普通班後,「創作」這件事便從畫布跳到了稿紙上、電腦上,我發現「寫作」的方便性與想像力的寬廣實在超出畫畫太多了!過去學畫畫的我總得在美術用品上花費不少,國中時期為了升學,幾乎都在畫靜物、練技巧,「創作」僅限於一張方方正正的白紙平面。寫作的世界不是這樣的,只要我的手邊有紙有筆,就能輕易用文字建造出一個超越時空、自由的想像世界。

於是,我就這樣一直寫到現在。

 

雖然高中時期曾一度想往純文學發展,老是在看一些不太容易讀的現代文學作品,但在高三時(對,又是身為考生的時期)意外地迷上推理小說後,加上國三開始的同人文創作未曾間斷,我還是太喜歡有著無限可能的小說世界了,所有現實中不可能的、辦不到的、錯過的、渴求的……一切都能在故事中實現,我著迷於創造新的宇宙、看著角色們成長冒險,當我回過神時,已經來不及去想像那個不寫作的自己的人生了。

 

Q:老師於2007年正式出道之後,分別於鮮鮮、銘顯文化、天使、東立發行過小說,一共有5套共35本商業小說問市,期間於各小說大賞比賽中也曾獲獎無數,能否跟大家分享一下您在從事文學創作期間的經歷?

 

第一次參賽是高二時參加高中的校內文學獎小說組,文學獎通常都是偏純文學性質,評審也都會聘請當代文壇知名作家、詩人擔任,有時還能遇上國文課本裡的作家本人。那時候很喜歡看現代文學書籍,在寫同人文之外,也試著帶點文藝腔創作,便生出了一篇短篇小說參賽,然後就拿了首獎,記得當時獎品還有幾千元的圖書禮券。那個時候其實沒想過自己能獲獎(一般首獎都會被高三生抱走),作品也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高三時我準備了數篇新詩、一篇散文和一篇小說,這次更出乎意料的拿了三組首獎,現在回想起來,當年我只有比較不常寫的新詩與散文兩組較雕琢地準備,但也沒有「非拿獎不可」的念頭,心裡最期待的就是領到圖書禮券去買推理小說。

 

▲M.S. Zenky老師共發行了5套35本商業小說。分別是《惡魔補習班》(5集/冒險者天堂)、《閉瑣密室》系列(9集含口袋書共18本/鮮歡文化)、《魔法禁止》系列(3集/天使)、《夜‧魔市》系列(2集/東立)、《百鬼繚繞》系列(7集/鮮歡文化)。

 

仔細想想,從一開始寫小說到現在,我一直都是個「自己開心」至上的傢伙,自己寫得開心、看得開心,故事的發展、劇情的轉折、角色的行動合我的胃口最重要。在持續書寫同人小說的歲月裡,我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同人誌販售會的存在,也不知道網路上還有許多創作平台可以發表作品,就是長年窩在哈利波特的官方討論區裡寫著。

直到大一時,有位當時認識的哈利波特同人文作家參加了鮮文學網每年夏天舉辦的「黑子徵文」,以原創作品拿了首獎商業出道,我才驚覺──應該認真寫部屬於自己的原創故事系列,這樣作品才有可能出版成實體書寶寶,而長年花了那麼多時間在電腦前碼字,始終難跟家人解釋自己到底在忙些什麼,如果能夠獲獎、能夠出書,也許就是最簡單的解釋了。

 

隔年夏天,很有企圖心的我絞盡腦汁,在比賽開始前就先制訂好自己的參賽作企劃。研究好徵文辦法,瞭解所謂「黑子」書系是包含「推理」、「驚悚」、「靈異」等類型小說,依稀記得評分中也包含人氣的部分,我觀察到這書系裡最多人點閱的終究是「靈異」類,縱使那時的我超級喜歡本格派推理小說,但也知道自己還寫不出「本格」,而我又是一個超級怕鬼、完全不看鬼片、恐怖片的膽小鬼,我還是決定參賽系列作的第一集要寫靈異故事。

作為一個生活在初代網路世代的小孩,在那撥接轉變成寬頻,上網從一分鐘一塊錢變得愈來愈便宜,身邊同儕從單機遊戲轉為下課泡網咖……我們太習慣也太喜歡在網路上消磨時間、結交朋友、紀錄生活,於是我決定寫一部以「網路」為題材的、混合「推理」、「驚悚」、「靈異」三種類型的故事參賽,這就是我的第一部原創作品《閉鎖密室》系列。

那時準備《閉鎖密室》系列的那股用力的拚勁、打定主意就是要拿首獎的企圖心,現在回想仍歷歷在目,心中又默默地熱血起來……不過我實在是挺懶惰的,雖然之後也陸陸續續參加過不少徵文比賽,但我得坦承,之後我沒有一次參賽像當年生出《閉鎖密室》的黑子徵文那樣認真又用力地準備。

 

出道之後其他各式各樣的徵文參賽,比較像是手癢……有時候則是想去混個臉熟,也做過滿多次故意改筆名、換個身份、假裝萌新參賽,目的是想測試新想到的故事能不能吸引到大家。畢竟那時在鮮網上寫久了,就算換個文區,不少讀者還是會認筆名進來看文的,有時候覺得自己會迷失,不確定自己到底寫得好不好看、有不有趣。反正我就是個很恣意妄為、自我中心的傢伙。

 

Q:老師的外型長相甜美,但卻是以「驚悚/靈異/推理」題材的小說出道,反差甚大(笑)。能否談談您作品的特色?

 

前面提到我覺得影響我最深的故事是《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我還記得第一次讀完這本小說時激動難耐的心情,書中急轉直下的劇情、出乎意料的發展、前後呼應的架構與細節、從不同角度描寫刻畫角色……這讓我在創作時非常著迷於書寫伏筆埋好埋滿,以及故事最後高潮時的翻轉。

就像我很喜歡的成句「粉紅切開來裡面都是黑的」那樣,有點壞心腸地佈下伏筆與陷阱,引導讀者以為劇情會如何如何發展,實際上卻不是那樣,故事尾聲高潮時再來個意想不到的大翻轉。也許我的書寫技巧不一定能成功做到這種程度,但是私心希望筆下的故事能夠合理地「誤導」讀者,或是說告訴大家「不要太相信我這個作者寫出來的一言一詞啊」,從以前就一直很希望喜歡我的作品的讀者們都能充滿好奇心、培養出獨立思考的能力。

 

在現實生活中認識新朋友時,向大家介紹自己是個小說家、寫恐怖小說出道的,總能百分之百得到對方極為驚訝的反應,很有「惡作劇成功」的成就感。

也許,用一個詞彙來形容我自己和我的作品特色的話,我希望是「反差萌」吧?哈哈。

 

 

Q:請容我幫冒險者天堂的讀者們詢問有關《惡鬼補習班》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說是靈感……我覺得比較像是轉換思維模式,那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這種做法被稱作「逆向思考法」。

起因只是因為想有別於《閉鎖密室》系列,寫部比較輕鬆搞笑的吐槽系幻向故事,加上當時覺得市面上、網路上好多魔法學校類型的故事,就萌生了「大家都在寫魔法學校,那我來寫個魔法補習班好了」的念頭,再說生長在台灣的學子們應該比起學校,有更多青春回憶是發生在補習班吧?雖然我是這麼想的,偏偏我又沒有什麼補習的經驗,只有在補習班打工的經驗,於是《惡鬼補習班》的女主角就被設定為一個吐槽系笨手笨腳的打工仔了。

 

至於「惡鬼」這個設定也是反向思考來的,當年發想時也只是覺得看到好多「主角方都很善良」、「主角方不是天使就是神」之類的設定,直接反過來寫「惡魔」好像也有點常見,而且「惡魔」聽起來就很強大的感覺,那不如寫「惡鬼」好了──一群三界中勢力非常渺小、宛如通緝犯的反動份子,雖然各個戰力十足、腦袋卻只想得到「要統治世界就從統治一家補習班」這種方法的「鬼」。

以上是《惡鬼補習班》的創作由來,不過這故事原本雖說是想走輕鬆搞笑路線,但是隨著角色發展……故事背景慢慢揭露,好像也是輕鬆不太起來。

 

▲M.S.Zenky老師在冒險者天堂所發行的小說《惡鬼補習班》(5集/2009年6月22日出版)。

 

 

Q:老師曾有過「望宸」與「M.S. Zenky」這兩個筆名,請問變更筆名的緣由是……?

 

其實只是出版社合約和出版策略考量,在《惡鬼補習班》系列要簽約時,可能是考量到讀者的年齡層或是習慣?當時的責編建議我取個中文筆名,比較容易讓讀者們記住。我一時間也沒打算另外想名字,就直接取了《閉鎖密室》系列女主角林以寒在故事中使用的筆名「望宸」。一方面是有點懶惰,一方面也覺得這種做法有種各個系列都相通的感覺,很好玩,而且在網路上搜尋「望宸」就有很大機率同時出現《惡鬼補習班》和《閉鎖密室》兩個系列。

像這種系列互通、角色們跑來跑去尬戲、串門子的設計,不只是《惡鬼補習班》與《閉鎖密室》都有望宸,像在《百鬼繚繞》中也有《閉鎖密室》的人氣角靈感少女周友瑤,以及換了個名字、真實身份是《惡鬼補習班》女主角唐芯苗的唐泠,以前好玩而這樣設計的舉動放到現在來看,也許可以說像漫威那樣創造了個宇宙吧。

 

Q:老師除了華文創作之外,還曾從事平面設計、攝影、影片剪輯、行銷宣傳。好羨慕老師有這麼多采多姿的經歷。能否跟大家聊聊您精彩的工作史?

 

不諱言,這個多采多姿的工作經歷,其實是跟我的戀情綁在一起的……

在和現在已經成為我老公的男子(以下稱「讓先生」)交往前,即使談戀愛,愛情始終不被我擺在很前面的位置,小時候我會因為想在家寫稿子而突然取消早早訂好的約會,也曾因為熬夜寫稿子、泡在網路創作平台上,導致一路睡到下午兩點,而EX可能十一點就在我家樓下等我等不到,摸摸鼻子回家去……

認識讓先生後,他追尋夢想的姿態,實在比我努力太多太多了。

我發現在傳播上,音樂作品比文字作品更有優勢,我書寫的故事需要讀者在網路上點開來看、需要讀者買書翻開閱讀,但是音樂只要有人演奏了、有人播放了,不管那個人有沒有興趣都會聽到。而一段動聽真摯的樂音,也許不用太長的篇幅、太龐大的編制、太繁複的設計,只要簡單的、少少的幾個音符,就能觸動到聆聽者的內心,我可能需要花上一整本、甚至是一整個系列才能達到的成果,讓先生可能只要演奏短短一句就能辦到了。

正因為讓先生是這樣的一位口琴少年、音樂才子,很有才華偏偏又有點天然,常常忘東忘西、顧前不顧後,會忍不住想要盡可能從旁協助,幫他打理許多和音樂不是那麼直接相關的繁瑣事物。說來有趣,當年讓先生開始追我時是用「一起參加歌曲創作比賽吧」為由,找我幫他作的曲來寫詞。交往初期他想要去德國參加世界賽,計畫自製EP來募集旅費,便請我為他的EP設計封面包裝,那時做得很陽春,但是他很喜歡……就這樣一路設計到現在。

 

其他像是攝影、影像製作、行銷宣傳、藝術管理、藝術行政、節目企劃……全是為協助讓先生而誤打誤撞下習得的技能,除了小時候念美術班的經歷外,近十年這些與表演藝術相關的工作內容,都是自己摸索、邊做邊學起來的,可能沒有科班的正統,倒也莫名有了自己的風格。我的想法也很簡單,既然是有才華的藝術家,既然我好像有些能力能幫上忙,就想盡量替他分擔和音樂無關的雜事,讓他能夠更專注音樂與自我提昇上。

至於自己曾天真地想幫忙做好小型樂團品牌,甚至有幾年毅然決然選擇暫時放下寫作這檔事,做了大學畢業後第一個正職工作──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從事寫作那麼久,理應有很多刻骨銘心的事情,有些隨著時間流逝而有點歸於平淡,有些可能還不到談論的時刻,容我再擺在心中一段時間。

然後,我想到了我的讀者們。

我得先自首,我是一個很容易臉盲的人,或是說我不太會把長相跟名字、稱呼連結在一起,往往見到面的讀者可能要和我遇個三次,我才能記得住長相,真的是非常地抱歉。

 

最近我們在台中國家歌劇院剛主辦完一場音樂會,當天開演前我和來幫忙前臺的親妹妹赨蛇(她是一位肚皮舞者,也是一位Cosplayer),在票口處理親友寄取票服務時,歌劇院也有安排館方的服務人員來,那天是一位戴著口罩、眼睛大大的可愛女孩。後來我先進場處理別的事情,我妹妹竟然繼續搭訕人家。活動結束後,我妹跟我說,那個女孩說她是我的讀者,去年她也有來聽讓先生的獨奏會,還秀了我們倆的合照給我妹看。實在覺得很不好意思,可是認親的那種感動和喜悅依舊,而且我其實是記得這個女孩的,還記得她學打擊,也記得她的名字。

記得我和讓先生認識的那門大學通識課上,被老師分在同一組的組員中,也有一位組員剛好是我的讀者。或者是好久以前一起在網路上寫故事的小學小女孩,居然眨眼升上高中,還成了讓先生的社團學妹。

 

因為寫作,而有了喜愛自己作品的讀者是何其幸運的事;因為小說,在網路上與讀者們互動、分享心得是多麽開心的事;而在現實中與讀者不期而遇,又是多難能可貴的緣份。

只是這樣回憶中,也是有難過的事。

某年平安夜的捷運上,我看見一則關於車禍的社會新聞影片,一名女大學生騎車上學的路上,機車翻覆,她倒地,而後方的大車殘忍地……

同一時間,我在Facebook上滑到幾位網友與讀者的感傷發文,一句句簡短的道別張貼在一個熟悉的名字頁面上。我記得這個女孩每次讀完故事留言時的暱稱,也記得她竟然來聽過讓先生的演出好幾次(我不太會向親友與讀者強力推銷音樂工作方面的事)。我們都是現實世界裡,比較靦腆慢熟的那種類型。

──那天我哭了整晚。

Q:向我們說說您最崇拜的作家,以及最令您拜服的經典作品?

 

我好像每個時期都會崇拜不同的作家,像回溯到小學的時候應該是柯南・道爾,國中時是J.K.羅琳,高中時崇拜的都是純文學領域的作家,像是黃凡、林燿德、蘇紹連,高三開始迷推理小說時,特別喜歡台灣的推理作家既晴,他的《網路凶鄰》一書也影響了我,大學時期最喜歡的是日本推理作家島田莊司,他是我唯一去排過簽書會,還跑去展覽會當志工的作家,最喜歡的一本是《占星術殺人魔法》,島田老師筆下的偵探御手洗潔直接影響了我《閉鎖密室》系列裡兩名男主角曾姓兄弟的人設,《閉鎖密室》中哥哥曾伯良開設的徵信社就叫「馬車道」,他還將自己的寵物紅貴賓命名為Ishioka(石岡)。

近期崇拜的倒不是小說作家,一是俄羅斯作曲家普羅高菲夫(Prokofiev),在我前幾年狀況很不好時,他有首曲子治癒了我(不是什麼溫馨的曲子),或說那樣的音樂像代替我發洩掉當時很多很多負面的情緒與委屈;另一位是知名樂評焦元溥,非常喜歡看他撰寫的文章。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可能因為這十年和音樂家們有滿密切的接觸,混合小時候學畫的經驗,偶會會將「作家」、「音樂家」、「畫家」擺在一起,思考三方能力養成、未來發展等等各種的差異。我常常會跟讓先生抱怨:「總覺得我想傳達的資訊,你們做音樂只要幾個小節、花個幾分鐘就能達到了,可是我卻得花上一整本上萬字來構築,好不公平。」又或是在讓先生和其他音樂家夥伴煩惱著器材和樂器的添購升級,我就會忍不住竊笑說:「你看搞音樂好花錢、好麻煩啊,半夜寫歌時還怕太大聲吵到鄰居,你看我寫小說,給我任何的紙跟筆就夠了。」

也許在藝術、創作領域裡,文學的入門門檻是最容易的,有紙有筆有電腦,有基本的語言文字能力,任何人都可以試著講述一個有趣的故事,然而音樂的入門門檻恐怕是最高的,知識上的學習與技術上的養成皆非易事,還得每天持續不斷地練習,有些樂器如果沒有從小扎根學習,長大了恐怕就來不及了,而音樂恐怕比文字創作更吃所謂的天賦才華……

記得高中時期,某次到辦公室出公差,碰巧遇到隔壁班的國文老師,那位老師知道我拿到這次校內文學獎的三組首獎後,她神色認真地告訴我:「妳一定要堅持寫下去,只要妳堅持到最後,就一定會成功。」

無論是文學創作、音樂演奏創作、還是其他的藝術領域,雖然所謂的天份、才華總是殘忍地劃分出人們的不同、不足與不適合,但是我一直深信在夢想之路上,達成目標有一門必勝的不二法門,也就是那位老師對我說過的話──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能夢想成真

因為太多是被半途放棄、轉身離開的昔日夥伴了,隨著人生階段的改變,對很多人來說重要的事物並非一成不變,曾經寫作出版是你的一切、曾經投稿得獎是你的一切、曾經寫完一齣十集系列大作是你的一切,但是如果結婚生子了,會不會孩子變成了你的一切?或許突然繼承了家業,家族事業是不是也變成了你的一切?也許所謂的「堅持」,並不是說要一直固守在那兒,縱使慘遭退稿、名落孫山、或是為了家庭分身乏術,但是只要記得自己最初的那份心意,等待生活允許自己再次提筆書寫時,或許不但能嘗到甜美的果實,也能看到過去看不見的美麗風景。

Q:在老師的所有經歷中,我發現老師對於「音樂表演藝術」有著濃厚的興趣,能否就這個領域特別跟大家聊聊?

 

其實……這就只是一個愛情故事……咳,前面有稍微提及了,就不再贅述。

「表演藝術」一般包含「音樂」、「戲劇」、「舞蹈」、「傳統戲曲」等等,那我因為讓先生的緣故,也算是半隻腳在「音樂」這一塊胡亂打混了十年。

大約在五六年前?我正好面臨作品被壓稿的情況,即便超前進度寫完好幾集,實體書就是出不出來,我曉得出版環境的轉變、明白出版社的難處與考量,但是心裡還是很沮喪,已簽約作又不知道能不能發表在網路上,當時甚至有動念要去找份工作賺錢維持生計。那時讓先生之前參與的樂團剛舉辦完一場國際活動,見他們忙得焦頭爛額,我也下去參與活動的籌備與執行……活動順利結束後,那個樂團的負責人也覺得音樂家該專注在音樂上,其他行政事務等等應該請專人處理,於是便問我有沒有意願來做樂團專職行政。

 

那其實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但是我很快就答應了……一方面是前述的壓稿狀況,對於收入有些焦慮;一方面是深深覺得再小的樂團,都不該是音樂家各方面親力親為,如果能夠組成幕後團隊,慢慢壯大組織分工合作,才有向外發展、永續經營的可能。而我也很清楚,接了這個工作,我可能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寫自己的小說,當時我在心中給自己設下三年的期限,想在三年內為這個樂團奠定好基礎,規劃品牌形象、做出一些範本、制定標準作業程序、建立樂迷數據等等東西,那時候想的很單純,覺得只要做好這些基本的東西,將來任何有意願的人都能依照資料上手協助樂團。當然,後來事情的發展跟我原本想的完全不一樣……

藝術行政、藝術管理這份工作,需要具備非常多技能,有些能力甚至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領域,而一個人要身兼數職也是源於小團沒有足夠資源聘雇人員。雖然這樣看起來是份不容易的工作,但是這些技能──企劃、行銷、平面設計、攝影、社群經營、影像剪輯等等,若是放到這幾年「經營個人品牌」上來看的話,似乎就沒有那麼的奇怪了?

近年實體書似乎愈來愈不好做,但是CD專輯何嘗不是?線上影音串流平臺的使用者恐怕比電子書多上許多,現在不僅大部分的人家中沒有辦法播CD,甚至連電腦都早就沒有光碟機了……那音樂人又該何去何從?不管是為讓先生、或是為前份工作的樂團,還是為我自己,其實概念都是一樣的,在這個YouTuber成為夢想中的職業、Instgram網美滿街跑、所有公司都要經營Facebook粉絲頁的年代,我所會的那些斜槓技能,其實都可用在自己的身上。「作家」、「小說家」只是一個分類,「筆名」就是你的個人品牌名稱,「小說」、「故事」、「實體書」、「電子書」是你的作品也是你的商品。在寫作之外,如果有點會攝影、對攝影有興趣,可以額外經營Instgram放照片;如果面對麥克風不會緊張,或許可以朗誦自己的作品,錄製Podcast節目;可以自然地面對鏡頭的話,或許還能開設YouTube頻道……看似麻煩、要學、要碰很多東西,但轉個念頭,也是因為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身邊才會有這麼多有趣新奇的事物得以嘗試。

 

雖然做藝術管理的工作量做到有點太疲憊了,算算時間當年給自己的期限也是到了(雖然情況完全不一樣),實在很想很想好好回來,獨自坐在書桌前,癡癡笑著繼續寫出腦海裡的故事,但是每每踏進安靜無聲的音樂廳,那無比乾燥的空氣、淡淡的木頭氣味、偏冷的空調……當燈光灑下,音樂晶瑩剔透地灑滿整個空間,當觀眾歡呼鼓動,當散場時溢於言表的喜悅與感動展露無遺時,實在很難完全放下這個工作。小說是我一筆一字勾勒出來的作品,而舞臺上的節目,也是我與其他夥伴一點一滴,花上十個月甚至一年誕下的作品。如果體力與時間允許,還是好想在兩邊取得平衡吶……

Q: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您的寵物?

 

我的寵物──也是我的女兒,她的名字是「Ubu」。

是我和讓先生四年前搬進新家沒多久後,在一場送養會帶回來的小狗狗。

那場送養會幾乎都是從繁殖場救出來的瑪爾濟斯,所以Ubu的資料上也是登記為瑪爾濟斯,但是她的個性、身形、長相,又不是很像瑪爾濟斯,我跟讓先生都猜她可能有混到一點玩具貴賓。

Ubu有點怕男生,可能和過去的遭遇有關,讓先生為了和她親近下了很多功夫,但是她還是黏我。Ubu也有點分離焦慮,現在只在我在洗手間或是後陽臺洗衣服的時候,她會瘋狂抓門板、無聲地叫著(在非法繁殖場時被割去了聲帶),然後狂舔自己的尾巴,導致她的尾巴看起來總是粉紅色的。

▲M.S.Zenky老師的寵物狗「Ubu」。
 

我如果太長時間坐在電腦前打字時,Ubu總會跑來討抱,但是將她抱起來一會,她又不肯安分地趴著睡覺休息,反而會一直想爬上電腦桌,前腳會故意按在鍵盤上,整個身體完全擋住我的視線……

此外Ubu很喜歡抓紙箱,很妙的是她會跟著我們放的音樂節奏抓!有時候還會出現巧妙的過門,我跟讓先生都說她是小鼓手,而且Ubu不是什麼音樂都會跑去抓紙箱,還要是她聽得入耳的,偏偏她又有點挑。每次我們想偷偷錄下她跟著音樂「打鼓」的影片,都會被她發現,她一看到手機、相機對著自己就會停止動作,還會撇過頭跑掉。

由於我們常常要到外縣市演出,Ubu就會寄住在她的「外公」、「外婆」家(我娘家),每每剛和她道別,我跟讓先生就開始想她了。有次到日本演出時,看到一隻嘴巴髒髒的小白狗玩偶,馬上決定帶它回家,之後就將小白狗當作Ubu的分身,像是出國時、到外縣市時,只要Ubu沒辦法跟著我們在外奔波,我們就帶著她的分身一起去,像是她一直在我們身邊一樣。

▲Ubu老愛在我工作時跑來「討抱」。
▲在日本買回的小白狗玩偶,簡直像極了Ubu。

 

Q:可以跟讀者們透露一下,您所構思的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嗎?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目前我的近期計畫是要先將之前停滯一段時間的作品坑填完,包含《惡鬼補習班》的第二部、《魔法禁止》和《夜・魔市》。

至於新作品……其實有超多作品在排隊等著我寫,我自己都覺得滿有意思的,目前還沒有決定哪一部作品會先寫。其中有關於博物館、美術館為題材發想的奇幻故事,也想嘗試日常系推理的青春校園故事(這部是預定是《閉鎖密室》的子世代),也有一系列跟虛擬實境網路遊戲為背景、算是懸疑類的故事,還有《閉鎖密室》的前傳、以罕病與夢境為題材的靈異懸疑故事,以及一個設定滿特別的宮鬥文,取材自幾年前影響我很深的事情,容我先賣個關子……等等,想寫的故事實在太多了!或許大家可以告訴我想先讀哪一個系列,我在填完坑後就優先來寫。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給還記得我的大家, 謝謝你們的陪伴,很抱歉讓你們的等了這麼久。

我回來了。」

 

M.S. Zenky專訪影片--我的書桌導覽】

 

影片中以作家「M.S.Zenky」的書桌全貌導覽引伸至作家近年來所從事的各項工作介紹。
想瞭解
M.S.Zenky這幾年來的現況的粉絲們,請不要錯過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