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021-01-23

重要通知

日前本網站有引用新的「色情關鍵字過濾」功能,將有情色的文章內容自動歸類為「18禁」,但因為此關鍵字的的過濾功能過於粗糙,造成不少誤判。本公司已關閉這個功能,並向在這起事件中遭牽連的作家們致歉。

目前這項關鍵字過濾功能已經關閉,作家們只要對於您們的文章有被誤判歸類至18禁文章者,都有權限可以自行調整回「一般向」文章。

飛燕文創再次向各位致歉……

作家「笑獅拔劍」專訪!

  • 2020-11-27

台灣輕小說作家。代表作《法師三定律》(於銘顯文化出版時書名為《璽克‧崔格SICK TRICK》)為揉合中西元素的奇幻微推理小說。寫作資歷23

本專訪很高興能邀請到小說作家「笑獅拔劍」。並為各位帶來老師的精采專訪!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璽克‧崔格SICK TRICK》第1集彩色拉頁(繪師:二一)。

 

Q:當年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是璽克(《法師三定律》的主角)讓我成為作家的。

進這行以後才知道,這個行業裡有很多充滿熱血和衝勁的創作者。對他們來說,「作家」是人生的目標。他們為此付出實際的努力,為此成長、為此改變自己(但不會放棄靈魂),他們會伸長手抓住能讓他們成為作家的每一個機會。

不過我不是(苦笑)。

 

如果去問小時候的我,長大以後想做什麼,我的答案有漫畫家、有科學家,也有過律師,但都沒有作家、小說家。

以填空題來解釋好了,「如果要○○○,我就不當作家了。」對其他眾多作者來說,大概○○○裡除了「放棄靈魂」以外沒有其他可以填的。但是對我來說,能填進○○○的東西包山包海。

我並不是特別的想當作家。

我開始寫小說是小學五、六年級的事情。並不是我對小說有什麼特殊的感情,而是因為我小時候的環境並不親切和善。畫圖只要被揉掉、被撕、被塗上東西就毀了,但小說只要騰寫(當時還是稿紙的時代,沒有打字列印這回事),就是完整的百分之百完整複製,不管哪一份都毫無差別。而且畫畫很容易被大人抓到,在筆記本上寫小說卻很容易躲避大人視線。因為這些務實的原因,我才從「都在畫漫畫」轉移到「多在寫小說」。

 

▲右側最接近鏡頭這個糊掉的黑衣人就是我。這張照片是個意外。朋友在拍照的時候被我亂入的結果。2009年拍的,剛好差不多是璽克誕生的年份,這時候我還不是笑獅拔劍。

 

創作故事是我的天性,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如此,不管有沒有人看我都會去做。對我來說這跟呼吸一樣,反正我活著就是會呼吸下去。所以我寫小說也不在乎有沒有人看、有沒有機會發表刊登。

一直寫一直寫,寫作技能自然就成長了。等到大學畢業,我累積的作品字數肯定超過五十萬字(水準太低不能見人就是了),其中還有超過二十六萬字是手寫的。

然後就在這時候寫出了《法師三定律》的第一集「與屍體共度的法師助理之夜」。

那一集滿神奇的。

璽克這個角色和他過去發生過的事情(後來的降祭篇序章)是在這之前一年半就已經寫好了,然後長時間放著沒有動。等到要寫「與屍體共度的法師助理之夜」的時候,我花了兩天擬定劇情,實際上開始寫只花了連續九天,最高紀錄一天寫一萬一千字。這以通常一天只會寫五百字(而且一天打漁兩天曬網三天修船)的我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紀錄。

寫完我拿去輸出(這時候我已經是直接在桌上型電腦上打字寫作了),然後讀一遍,發現「疑?這作品不錯耶。感覺有到職業水準。」就拿去投稿了。

然後就是銘顯文化通過了我的稿子,走上出版小說的路了。「作家」的頭銜就這麼順水推舟的掉到我頭上了。

 

回憶這一路上發生的事情。在我高中的時候開始有網路小說站,開始可以讓人不透過紙本發表小說。當時我也是想過如果寫得好就可以當小說家的。那時候也是水泉、御我崛起的時候,要說想要跟她們一樣,也能說是有想過。如果是高中時的我成為小說家,被問到現在這個問題,可能會熱情的回答說「我想成為小說家!」吧。

但是至今接觸的同行多了,他們認真努力的樣子,讓我深刻體認到我這種程度的「想成為」其實根本膚淺又薄弱,什麼都算不上。

所以,我為什麼成為作家?因為璽克。沒有別的理由。

這就是為什麼在出版《璽克崔格》以前,我沒有其他作品,粉絲數量為零,因為此前我從來沒有為了「成為作家」付出任何額外的努力。直到發表了璽克的故事,展開作家生涯以後,我才終於開始努力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在大學推甄面試的場合,曾經說過未來要寫小說。這當然不是認真的。畢竟面試場合人人都會有點誇大自身,也會說一些平常根本不會說的話。為了對面試官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面,我把寫的小說交上去,而且說了「我想利用在大學所學寫小說」。雖然當時並沒有說要出版、要成為作家,而且我一定會繼續寫小說,不管大學學什麼肯定都會影響我小說的內容,所以這絕對不是欺騙,不過——

現在我有點覺得,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啊。

雖然是這樣成為作家的,不過既然是作家了,我就會認真看待這件事。在「與屍體共度的法師助理之夜」之後寫的每一集,都是我全力以赴的成果。

從第一集出版到現在十年了,這部作品生命力強大。他一直持續在世界上引發共鳴,一直有舊讀者追蹤、新讀者加入。彷彿我一直能聽見他的心臟還在強力的跳動。這部作品的壽命還沒有結束,那我就想讓他延續下去。

在他被世界遺忘之前,身為作者的我不能先遺忘他。

繼續當作家的理由僅此就夠了。

 

▲傳說中手寫了二十六萬字的傳統西幻小說。足足寫了十九本筆記本。寫完以後選了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帶出去拍全體紀念照。

 

Q:《璽克‧崔格SICK TRICK》的風格屬於西方魔法風格,但加入了東方思想,劇情偏向黑色幽默,在黑暗中發出生命力。請問,您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在寫璽克的故事之前,我寫的是那種「一大堆國家加上一大堆種族」的傳統西式奇幻。《璽克崔格》延續了我已經熟練的寫法,所以基底是西幻的感覺,也像傳統西幻那樣分成好幾個國家和好幾個種族。

當時寫西幻的台灣人已經很多了(包含沒有出版作品的),我和朋友都有產生一些疑問:「這些作品裡的角色,行為和思想明明就是東方人,卻套在西式中世紀背景裡,有點奇怪吧?」

表面上的東西,像是鎧甲形式這種東西很好沿用,但是骨子裡的東西不容易轉移過來。對同一件事,其實東西方觀感是能有很大差異的。舉個容易理解的例子來說,我在一本西方人的旅遊紀實書裡讀到,某位西方男性爬上山頂,看到宏偉景色的反應是高呼:「我相信上帝存在!」他並不是傳教士,只是個跟神職無關的普通西方男性。

東方人不會是這種反應。

而不少東方人寫的西幻裡,就是這類地方讓我和朋友感到不對勁。我認清這就是作者生長環境帶來的極限,我也難以寫好西方人。

所以在我自己的作品裡,我決定不要試圖把主角們寫成西方人。

 

前面說的這些事情帶來的結果就是,璽克的故事雖然敘事方式是西幻,但是讀者很快就能察覺,這個故事裡的文化脈絡,是東方的。這其實是東方的幻想故事。

實際上因為全球西化的關係,只要世界觀參考近代世界,中西方揉合的例子就近在身邊,所以寫起來並不困難。

對於這個世界的真相是什麼、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主角們不會追求神,而是追求道,原因就在此。

然後,當時流行輕小說。輕小說的特色之一是會廣泛採用眾所周知的元素,降低入坑門檻。所以我就用了奇幻裡廣為人知的「騎士」、「法師」兩個基本元素去貫穿全書,再在這兩個基本元素上玩自己的花樣。這就是艾太羅世界裡,「存在著古老的騎士和法師組織,這兩個組織和現代人們的生活緊密結合」世界觀的由來。

作品風格的大方向就這麼決定了。

 

▲《璽克‧崔格SICK TRICK》第1集&第2集封面。

 

再說到黑色幽默。

璽克在故事中不斷遭遇各種荒謬瘋狂的事件,導致他想追求平凡安穩的生活,卻總是轟然爆炸(物理),實際我自己的人生也挺瘋狂的,所以寫起這種故事來得心應手吧?(笑)

我本來並不覺得自己的人生哪裡奇怪了,畢竟我當然沒有被巨大魔獸吞進肚子裡,也沒有和連續殺人魔交手過,我一直覺得我的人生肯定是在正常範圍內的吧。甚至我也覺得,璽克的人生,這種程度的倒楣雖然是有點誇大了,不過也還算正常吧。

直到某個讀者問我:「為什麼璽克這麼倒楣?」我才認真的想了想,發現自己的人生還挺瘋狂的。

 

我人生中發生的事情,有不少在目前的世界上很少被描寫,甚至根本沒有可以描寫的詞彙,就算我再當十年作家,我也沒有把握能好好講述那些事情。還有不少事情雖然很容易說明,但是實在太扯,以致於根本不能當成小說題材。放進小說裡的話,讀者會覺得「這太無厘頭了」而摔書。這些事情我現在就不說了。

我說說其中一個容易理解的部份:我小學三、四年級的班級處於幾乎全程無導師的狀態,一直都是代課老師不停換,班上處於沒有指導者的混亂狀態。還會全班出動在學校裡圍捕逃課的同學。升上五、六年級重新分班,這次我進了「特別班」,導師是老師群中的特殊人物。家長會長的女兒和學校的黑道老大都在這一班。那幾個小學生黑道還曾經跟騎機車拿角鋼的高中生幹架。

升上國中,換了一所學校,我感覺自己終於到了一個正常的班級,過上平靜的生活了。結果某次校外教學,所有班級都出發了,只有我這一班被校長留下來單獨訓話,警告我們在外面不要亂來。我才發現我又進了最特別的一班。

我明明活得中規中矩,記過向來跟我無緣,不可能上過黑名單,分班結果卻是這樣。這種像是該發生在荒謬喜劇裡的「居然又是!」場面就這麼出現在我的現實生活中。

我的人生大致上就是這類的事情不斷上演。我沒有自己搞砸過什麼事情,卻沒有什麼事情順利過。感覺像是屢次被天外飛來的幽浮砸個正著。

所以說,人生不本來就是黑色幽默嗎?(笑)

 

如果只有這樣的話,應該還是不會變成這樣的作品。這只是我寫出這種作品的半個理由(我的資歷使我適合寫這樣的作品),另外半個理由(為什麼該寫成這樣的作品)在於主角璽克。

2012年,《璽克崔格》拿下金石堂網路書店「年度一番~漫迷指標大公開」讀者票選活動的「這本最熱血」第四名的時候,我在得獎感言裡說過,寫作是我和主角的兩人三腳。作品風格的最後決定權在主角身上。

因為璽克就是這樣的人,他在荒謬的世界裡頑強的生存下去,面對黑暗的人生散發出生命力在他的引導下,這就成了這樣的故事。

▲笑獅拔劍老師所發行的商業誌輕小說《璽克‧崔格SICK TRICK》(共5集/2011年1月14日出版)。

 

Q:能否跟讀者們說明一下您的筆名「笑獅拔劍」四字的由來?

 

典故出自台南安平名物「劍獅」。「笑獅」就是中國石獅,因為滿臉笑容所以叫「笑獅」,咬著劍就成了「劍獅」。

在各種傳統避邪物中,劍獅很特別。其他避邪物許多都有傷及無辜的風險在,需要慎用,但是劍獅不會。因為劍獅有劍可以啃,因而不會張口亂咬人,就不會傷到不該傷害的對象。

我因為這樣特別喜歡劍獅。

至於幹嘛拔劍?我就喜歡拔劍,好玩而已。

 

Q:向我們說說您最喜歡的經典作品?

 

麥克˙安迪的《說不完的故事》。最早是小時候看電影喜歡上的。過了很多年才知道那是小說改編,才去找了原作來看。電影版拍的是原作小說的前半故事,在應該要接到後半故事的地方,電影版加上了一小段違背原作世界觀而且也不特別有趣的原創劇情來收尾。

有趣的是,我當年看電影的記憶,就只到原作劇情的最後一幕,我記憶中這裡就是結局了。之後的原創劇情我完全不記得有看到過。後來買到碟片重看才發現原來還有一段。

有沒有被感動到,對記憶深刻的程度影響很大吧。

這部作品的後半故事,擅長說故事的主角,因為沒有把他在幻想國的故事說完而不能離開幻想國(當然這個問題最後解決了)。

我說不清這個故事對我有多少影響。畢竟這個故事是在我人生非常早期的階段降落在我的心田裡的,對我的影響早已擴散到無法看清邊界了。總之,我總覺得作者對於把故事說完是有點責任的,這點大概是受《說不完的故事》影響吧。

▲寫璽克故事時使用的靈感筆記本。因為總是塞在包包裡所以破破爛爛。
▲靈感筆記本其中一頁。發想階段的璽克塗鴉。

 

Q:《璽克‧崔格SICK TRICK》商業誌小說從20111月發行至20122月,一共發行5集商業誌。但僅是第一部而已,本作的劇情十分龐大,後續的劇情老師至今仍持續不斷在更新,只可惜出版社沒能繼續推出第二部實體小說。(璽克‧崔格小說後續連載網站:https://anlitaus.pixnet.net/blog)能否談談這段撼事,以及這部作品後續的更新過程中所經歷的事情?

 

沒有出版後續的原因是銷量不佳。現在回頭想想,我真是撞上了個對我不利的時期。

當時台灣的網路發表小說發展到了疲乏的階段。恰恰好是光是作品好已經不夠了,必須要注重社群發展、粉絲經營的時候。那個時期新崛起的作家多是寫作量大(經常更新),和讀者互動多,早在出書以前就已經累積起很多粉絲的人。

但前面我也說了,我出版璽克以前粉絲數為零。(是說我到現在還是不擅長經營粉絲就是了)除非出版社採取什麼特別手法突破這個困境,否則用一般方式處理我的書,再加上其他不順利的條件,賣不掉是必然的結果。

這套書2013年在大陸起點中文網發表(在銘顯同意下進行的,沒有版權疑慮)以後紅回台灣,台灣論壇出現連載實況討論串,證明了這套書的內容是出色的。當時台灣有讀者說,他們根本不知道有出過這本書。

▲我畫的塔羅「戰車」主題中國獅。是說這看起來肯定會翻車耶。
▲我畫的中國獅,綵球版。一臉「敢搶我的球就咬你」的樣子。

 

Q:好作品不該被埋沒。《璽克‧崔格SICK TRICK》在暫時無法取得出版社青睞發行商業誌的情況下,老師也曾嚐盡各種努力,正所謂「生命自己會尋找出路」。後來聽聞老師前往大陸網文發展,這在當時算是台灣非常早嚐試前往大陸發展的先驅作家了。能否談談您在中國大陸網文界發展時的點滴,以及發生了什麼事?

 

我還沒寫璽克的故事以前,還在台灣網路小說站上晃蕩的時候,曾經看過其他作家提到他的作品,出版第一部的出版社倒了,但他第二部寫好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想去別的出版社出版,也沒有第一部的版權。

我記住這件事了。所以後來和銘顯簽約的時候,我要求加入「如果銘顯結束營業,所有版權就回到笑獅拔劍手上」的條款。

銘顯從來沒有刁難過我,這件事也是,就讓我加了這個條款。後來2016年銘顯結束營業,我也就取回了整部作品的完整版權。

 

在這之前,2014年我有過和起點中文網、創世中文網兩者簽約的機會。

那個時候,我像平常一樣上網刷起點專欄的留言板,看到有則留言說要我聯絡他,實際的用詞我已經忘了,總之我覺得那則留言看起來像是起點很流行的「用人民幣給作品買人氣」之類的廣告,就沒當一回事。

過一陣子我回來刷新留言板,發現那則留言不見了,我還是沒當一回事。

結果我跑去刷公眾討論版時,看到有人在討論我的事情,說我碰到挖角了,我才驚訝的知道,那個留言的人是大陸知名網文編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個時候,有大陸「網文之父」名號的吳文輝離開起點,另外成立創世中文網。那則留言是創世中文網的編輯在找我,想找我簽約。留言之所以不見,是起點中文網的管理員發現創世編輯跑來挖角,所以秒刪了。

於是,我迅速收到了起點的合約,想馬上把我簽下。另一方面,我後來也和創世編輯聯絡上,那邊也給了我一份合約。

 

▲我都叫他「阿刀」。故事中璽克祭刀的原型。在古玩市場買到的。因為刃口已經磨平了所以是合法的!合法的!合法的!(強調)

 

法師三定律(在大陸發表時是用這個書名)陷入被當時兩大中文網爭搶的場面。當時我隨便同意簽哪一份,都肯定可以大紅大紫了。

不過結果我兩份都沒簽,這部作品到現在還是完全的自由之身。

原因是我詳閱合約以後,覺得要付出的代價太大。大陸的合約比台灣厚很多,字數達數萬字之譜,裡頭作家要盡的義務比在台灣多很多,版權也綁得更廣更死。如果合作不順利,以後更難以解約。

我前面說過,我這個人,在「如果要○○○,我就不當作家了。」的填空題裡,有包山包海的內容可以填進○○○裡。

那兩份合約裡,有很多○○○。

起點那邊只是為了和創世搶人才想簽我,我不認為他們會給我多少談判空間。創世編輯雖然很誠懇的願意給我比較好的合約,但是要改到讓我滿意,還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沒有半點掙扎的,就決定兩份都不簽了。

這件事當時在大陸論壇,算是有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吧(笑)

那之後,吳文輝收復了起點,起點和創世合併(也就是我說當時不管和誰簽其實結果都一樣)。再之後,不久前,2020年吳文輝又下台,起點爆發大型換約風波。新上任的經營團隊對手上的作家採取殺雞取卵的方式對待,導致士氣崩潰。

我這邊,讀者跑來說:「還好笑獅當時沒簽。」

我也這麼覺得。

可能的話,我還是想把作品售出的。引用孔子的話:「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我還是希望他可以站到商業的大舞台上,他有這個實力。但是沒有理想合約的話,作品還是會繼續維持自由之身,由我獨力經營下去吧。

 

▲我畫的以前寫的西幻裡的建築物鉛筆稿。當然(?)是喝了酒以後畫的。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有件事我想我不會忘記,以後應該也會一再的提起。就是我寫完「再臨」半年後,又寫了「再次開張」短篇的事情。

我原先的故事規劃並不包含後來的開張短篇。再臨完結當時我也以為已經收尾完了。結果半年之後,璽克對我說了他的意見,為了把這個意見傳達給讀者知道,我才又寫了開張短篇。

在開張短篇中,璽克對他至今經歷的一切作了總結。對於他出身自邪惡教團,獲得特赦後以平民身份在社會上打滾受傷,經歷無數戰鬥、期盼和失望,與人們相殺和相識,這樣的故事——身為故事主角,他對這個故事的看法是什麼?我本來沒想過這件事,當然也沒有替璽克準備好答案。結果某一天,我像平常一樣轉著我的腦袋,調整天線(當然是無形的)看看能不能接收到什麼靈感,突然就收到了璽克給的答案。

他在開張短篇裡說的話太正面了,我本人其實是不會說那種話,也根本不會想到那種話的。那完全是屬於璽克的話語。

作為一個作家,這是神奇的瞬間。辛苦培育至今的角色給了我回饋。我不會忘記這種感覺。

 

▲我畫的我的貓和我的狗。都已經走過彩虹橋了。想念他們。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我的想法和經驗可能不適用於大多數想成為作家的人。畢竟我是個不當作家的理由包山包海的人。總之我還是說說看,看到這裡的人自己決定這些話有沒有參考價值,感覺沒有的話就當作沒看過吧,不會因此有損失的。

 

我覺得,真的不想寫的話就不要寫。(正色)

因為我沒有成為暢銷作家,這麼說可能沒有什麼說服力,但是純粹為了追逐好賣的東西,而痛苦的創作自己不感興趣的內容,如果沒有得到回報,打擊會是雙倍的。我在創作以外的領域嘗過這類苦,真的真的真——很難以下嚥。

璽克是我想寫的東西,所以即使沒賣掉,我也能一直寫下去。如果這是遵從外來意見而寫的作品,肯定不能在腰斬以後堅持下去。

寫作是一輩子的事情,我覺得保持讓自己能一直寫下去」的能量是很重要的。

比當上作家還重要。

即使打算寫符合潮流的東西,也要以自己的風格去符合潮流(璽克就被我定位為當時流行的輕小說,而我寫的是「我想寫的那種」輕小說),不要勉強自己去走不適合自己的路線,而折損了在寫作中感受到的樂趣。

而且在接下來的時代裡,那種看起來像是可以簡單粗暴的塞進作品裡,於是輕鬆得到一票支持護航者的元素,恐怕會越來越多。但我可以肯定的說,不管有多少人鼓吹這種創作法,這都是騙人的。等著這種創作法的結局只是失敗。

送上我最近看到的話,不是我說的,我只是看到然後借來用:「就算你願意出賣靈魂,別人也未必要買單。

我會繼續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超多年以前畫的女媧。現在還是很喜歡這張圖。
▲最近畫的河馬。最近很喜歡河馬。圖裡藏有我另一個用得比較久的筆名。

 

Q:明年將是《璽克‧崔格SICK TRICK》發表以來的十周年,老師是否有什麼感言要發表的?

 

不知不覺就十年了呢

從我開始寫小說以來,這段時間,世界和市場都有很多變化。而且不是從A變成B這麼單純,有循環的,也有新的,還有以前根本無法想像的。

高中寫小說的時候,我是先寫在筆記本上,之後再到桌上型電腦上用鍵盤打字輸入。那時候我很想要一台可以走到哪裡打字到哪裡的打字機。電子字典剛出現的時候,裡面有筆記本功能(還有貪吃蛇),於是我期望了一下子,結果發現打在裡面的檔案不能匯出,只能在同一台電子字典裡觀看,讓我十分失望。

那之後過了很久,某天我拿起智慧型手機,才驚覺我高中時的願望已經實現了。甚至現在的手機還可以外接藍芽鍵盤!

這是容易理解的變化,還有很多沒那麼容易化成文字的變化。

十年對小說來說是一個關卡,因為十年就是一個時代。小說的壽命如果能超過十年,表示他講述的內容能夠超越時代限制,引起不同時代背景的讀者共鳴。

十年後(把出版前的寫作時間算作作品起點,璽克的故事現在已經誕生超過十年了)的現代,《法師三定律》成了找書看的人們,在推書帖上會看到的常客。

《法師三定律》跨過了第一個關卡。以後還有第二、第三個關卡等著他和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被世界遺忘呢?我想和這個作品一起盡量往更遙遠的時代走下去。

感謝一直支持到現在的讀者們。在我還沒想著要努力當作家、還只是一個人寫作的時候,我從沒想到從讀者那裡能得到的東西竟然是這麼多、這麼豐富。

以後也請你們陪著我和這個故事繼續前進。再次致上謝意。

 

▲《璽克‧崔格SICK TRICK》第2集彩色拉頁(繪師: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