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21-07-25

重要通知

日前本網站有引用新的「色情關鍵字過濾」功能,將有情色的文章內容自動歸類為「18禁」,但因為此關鍵字的的過濾功能過於粗糙,造成不少誤判。本公司已關閉這個功能,並向在這起事件中遭牽連的作家們致歉。

目前這項關鍵字過濾功能已經關閉,作家們只要對於您們的文章有被誤判歸類至18禁文章者,都有權限可以自行調整回「一般向」文章。

飛燕文創再次向各位致歉……

作家「夜非夜」專訪!

  • 2021-01-22

台灣知名作家。擅長各式奇幻小說,寫作資歷八年

本專訪很高興能邀到知名作家「夜非夜」。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書桌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從小愛看小說,大部分的類型題材我都看,每次進出租書店都是幾袋進去幾袋出來,租到跟好幾間租書店的老闆喝過酒,還書日期隨我挑,大概就是這麼書蟲的程度,但壓根沒想過要自己寫故事,只想當個書蟲就好了。

 

看到二十來歲左右時,某天啃了某部超長篇小說,結果它爛尾,追到最後我氣炸了,心想,什麼鬼作家?什麼爛出版社?我這書蟲自己掰一掰搞不好都比你們行,腦殘粉們不是都常說有本事自己寫嗎?好,那我就寫一篇來洩恨吧。

剛好那時書荒有時間,從小到大除了在學校寫過作文以外,完全沒有寫故事經驗的我,就真的掰了人生第一篇比較完整的小說,一次投稿七間出版社洩恨,結果一投下去,七間之中就有兩間過稿。

這是真的。

一間是想先跟我討論故事內容什麼的,有點忘了,另一間我就記得很清楚了,他們是直接希望我能開始準備出版事宜。
 

依照常理,接到過稿通知的那一刻,每個投稿者都該歡天喜地,但當時我真是一臉懵逼,心中有種「不會吧?這下怎麼辦?」的驚悚感,然後就是滿腦子的「………」。

天曉得,我投稿只是發洩一下而已,也沒想過當作家,網路上不是都傳說各個出版社投稿信箱的真面目,其實只是一些不同廠牌的退稿信製造機嗎?而且那算是我寫的第一篇小說啊,我會過稿怎麼想都不合理吧?

再說,我嚮往的是上班耍廢下班打電動的充實人生,退伍後的工作也早有著落,當作家根本不在我的人生規劃之中,加上我這人內心比較陰暗,有好一段時間,我都懷疑他們是搞詐騙的。

 

所以,出版社編輯與我聯絡時,我甚至還要求他們,要是我交出一集定稿,隔月就要給我一集的訂金,每集都要有訂金。然而不知為何,那個編輯非常喜歡我寫的故事,在出版社內又有很大的決策權,隔月就匯了訂金,對我就像個善良的守護天使,我才同意簽約從書蟲變作者。

多年後我才曉得,當年我這個不懂行的白目要求,在業界歷年來的新人當中,簡直是狂到無極限,假設今天我是編輯,早就一劍斃掉這個雜碎了。換句話說,要是當初沒有那位編輯天使般的無盡包容,各種諄諄善誘、悉心引導,夜非夜就不可能存在。

現在的我,自然是很感念她為我做的一切天使行為,但2012年的我,心中其實是有些迫於無奈的。

畢竟合約我也簽了,連訂金我都快花光了,買來的遊戲都玩到三個白金獎盃了……總之,再不乖乖寫書肯定會出事的,只好先寫一寫交差再看著辦,但讓我始料未及的是,書一寫下去就開始沒完沒了,彷彿是上帝要逼我寫故事似的。

什麼叫沒完沒了?

這跟你一破處就讓人懷孕有點類似,一切源於一時衝動,不小心把人生中第一個孩子(第一本書)給生下來了,結果那個你要負責的另一半(出版社和讀者們),都開始痴痴地等著你負責,你也只好硬著頭皮去把孩子盡量養大,總算養大一胎之後,另一半又催你快生下一胎、快生下下一胎……

 

由於這種莫名其妙的出道方式,所以我正式寫小說的年資,幾乎就等於出版年資,也不是那種從小夢想當作家,一直努力筆耕達成目標的心靈雞湯範例,「作家」這兩個字,對我來說不是道路、更不是夢想,完全是一場投稿意外造成的良心問題。

現在也挺意外的,像我這種莫名其妙的傢伙,居然不知不覺就良心了那麼多年。

 

▲終於外出的時候,無論表面上多平靜,其實都是在觀察附近有沒有吸煙區。
▲終於被朋友抓去運動的時候,教練說不能叼煙射箭。

 

Q:能否談談您自己作品的特色?

 

我是只寫商業誌的作者,對於寫小說,是把它當成一種很自私的個人行為,而且是一種痛苦比快樂多很多的項目,所以不會輕易寫個作品出版折磨自己,畢竟最初提筆的動機只是寫給自己看,投稿洩恨一下,自己覺得能看就萬事大吉,根本不在乎其他人怎麼看。(其實現在也是,對不起。)

至於作品特色,特色這種事是很主觀的,所以我不想去解釋自己作品內容上的特色,而且旁觀者清,曾經合作過的出版社編輯們,以及持續追書的讀者們,一定會比我更清楚內容上的特色,應該問他們才對。

 

在此,我只能談一點對作品的想法。

對於自己的作品,我是重質不重量的,這也是我婉拒過一些邀稿的原因,如果我手上沒有我認為值得出版的作品,我絕不會硬寫個新作交給出版社去出版換錢。當然,多產型作者堆積金錢和名氣一般會更有效率。不過,每個作者的追求不同。

 

▲不修邊幅、披頭散髮的流浪漢模式是私下常態。

 

對我而言,寫一部「我自以為能看」的作品,要比寫一百部套路作品更有意義,為了達成這一點意義,我對自己的標準絕對比編輯更嚴苛。

凡是我的作品,每一本從開寫到交稿,整個過程我大概會在各章節來回審視數十遍左右,直到修無可修才會定稿封存。出道至今,編輯希望商量改稿這種事,在我身上從沒發生過,甚至我寫的每一本書,只要我願意把稿子拿出來,就能順利出版成書,從無例外。

 

我所追求的作品意義,並不是要獲得什麼成就,而是希望,假使讀者曾經看完我的某本書,未來,只要他一看見書上掛著「夜非夜」的名字,就算這本新作品他沒看過,他也能確定這本書對得起它的售價,最少,也不要讓他看完就火大自己去寫一本發洩。

謹記誤入這行時的初衷,大概就是我最執著的「特色」了,至於作品內容上的特色,就請讀者們和編輯們隨意填空吧。

▲《法則系列》紀念海報:序幕~創造法則。

 

Q:能否跟讀者們說明一下您的筆名「夜非夜」三字的由來?

當年在威向簽約後,有一天,編輯希望我認真想個筆名,畢竟書都快出版了,不能再讓我繼續莫名其妙下去,所以我被迫臨時想個筆名。至於編輯為啥會提出這種要求,是因為我亂投稿時的筆名也是隨便取的,隨便到叫什麼我早都忘了。
為了交差,我開始思考。

當時,我是個很喜歡睡覺的多年夜貓族,常常黎明時睡、黃昏時醒,這種似夜非夜的時序是我最常見的景色,於是一開始想說取名叫「非夜」好了,紀念一下自己的睡眠,取名只花了五分鐘,一整個還是非常隨便。
當然編輯並不知情,我堅定的告訴她,這是我是認真想的。

不料,網上一搜已有人先搶注,我又懶得再花五分鐘去想,就直接再加個夜,成了「夜非夜」,反正意思有到,而且連我自己都猜不透,不管寫什麼類型好像都能用,加上那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寫到幾時,所以一看沒再撞名就直接用。
後來第一本書順利出版,封面也有個看似正常的筆名,心想總算是交差了。

多年以後,應該是2018年吧,某個畫展場合上偶遇了九把刀前輩,在向前輩討教的聊天過程中,他也問過我的筆名由來,我回答完之後他就句點我了,直接冷場,哈哈哈哈。
 

▲夜非夜老師在飛燕文創所發行的小說《無夢系列》(2021年2月9日出版)。

 

Q:請問《無夢系列》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又本作品與你之前的系列作品之間有著什麼樣的連結?

 

沒有特別來自哪裡,就是和過去寫每部系列一樣,某天感覺來了就開始挖坑了。

在題材的最初發想,我一向很隨意,一切看感覺,感覺來了之後就是不斷加入新想法,再慢慢將所有想法融合為一,讓故事整體形成一個大概的雛形,然後就在這種沒有確切完整大綱的雛形之中,直接開寫。

接下來,才是我個人覺得寫故事最有意思的部分,只要在故事雛形的劇情框架範圍內,任何變化我都會嘗試。沒錯,任何變化

 

雖然這種寫法相當隨心所欲,很考驗個人筆力和敘事邏輯,以及伏筆和填坑的水平,但如果能在這種前提下牢牢駕馭住作品,作品就會像活著的未知生物一樣,隨著筆跡不斷延伸而不斷變化生長,過程還能符合預設的故事方向,無論是寫的人還是看的人都會很過癮。

其實不只是《無夢系列》,我過去出版連載的每部長篇系列,一切的創作靈感大都來自於一個「」字,因為我當書蟲的時候,最討厭看各種公式化的故事,相反地,那種故事鋪陳變幻莫測、不斷顛覆讀者對劇情的預測想像,才是最令我著迷的故事魔力,我自己也都這麼幹。


▲夜非夜老師第一部小說《法則系列》,現代都市奇幻類。(全6冊/2012年12月19日出版/威向發行)。

 

※關於各系列作品之間的連結

新作《無夢系列》是《法則系列》和《非傳說》的姊妹作,這三個系列,就如同三幅風景各異的畫,觀眾想從哪幅畫開始欣賞都可以,所以沒看過其他系列的新讀者,也能直接從《無夢系列》開始看,不會有任何閱讀障礙。

簡單來說,每個系列都是一塊獨立的拼圖,分別代表一個獨特的世界,我在撰寫的時候,也分別使用了三種截然不同的奇幻架構,按各系列的時空因果順序是:《傳說》(架空世界奇幻)→《法則》(現代都市奇幻)→《無夢》(複合式奇幻)。

 

但是,各系列之間並沒有直接的關連,角色群、世界觀、各種設定……完全不同,而且分別獨立。所以,我更希望老讀者們能放輕鬆去享受《無夢系列》,把它當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全新故事來看。

事實上,每個系列都是面向新讀者所準備的新故事,而看過其他系列的老讀者,在享受新故事的同時,也可以從中找到一點其他系列的彩蛋,新讀者們也不需要想太多,直接入坑吧。

 

▲《非傳說》,架空世界奇幻類。(全4冊/2014年9月24日出版/威向發行)。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回想起來,從出道的那一刻開始,這八年來的作者生涯,整體上也挺像小說劇情,發生過很多事都讓我很震撼,就挑其中兩件跟讀者比較有關的來說吧。

 

【第一件】

2013年,得知我的第一本奇幻作品《法則系列之一:無法》出版後有點小暢銷的時候,出版當週就上了蘋果日報週榜、金石堂新書榜……等各種榜單,剛出道沒幾個月就開始有簽書會,還不只一場,讓我再次一臉懵逼。

那時還沒有身為一個作者的自覺,突然有了一大堆讀者,除了該有的驚喜以外,老實說我感受最深的……依然是驚悚,因為寫個幾本就趕緊轉行的絕密計畫,似乎已隨著讀者們的持續增加而胎死腹中了。

所以,一開始我在幫讀者簽名的時候,看讀者就像看見誤入深坑的小白兔一樣,心裡面總是有點同情,但簽了幾次以後,整件事的味道就變了,變成為自己未知的命運流下了鱷魚的眼淚。

 

▲2013台北國際書展「法則系列之二」快閃簽名會。

 

我漸漸意識到,眼前這些喜歡我作品的讀者,他們都是花幾百塊買一本小說、還買周邊、再買簽名資格……幾乎每本書都把我推上金石堂輕小新書榜,連第一都拿過幾次,這個現象讓我有點毛。

為什麼呢?

天知道他們到底花了多少錢!反正是比N年來常租書卻不買書的我高了N個檔次,要是他們買到一本爛小說,那本爛小說還是我寫的,我恐怕會遭天譴吧。

是讀者讓我意識到這些,我才開始全身心去研究寫小說這件事,希望這樣可以讓我繼續安全的耍廢下去,不要連兩百塊的發票都中不了。

 

▲2014台北國際動漫節「法則系列終章:三位一體」夜非夜&FUFU(繪師)聯合簽名會。

 

【第二件】

2016年,我在FF28花博展館自己擺攤的時候,第一天生意很不錯,但第二天下了超級大雨,導致下午會場內各攤生意都不太好,我也是,結果有很多讀者做出了讓我銘記至今的事。

他們竟然主動拿著他們剛買的書,拉幫結夥,一大群人在會場到處幫我推銷賣書,真的是很壯觀的一大群人,我多次嘗試阻止他們都沒用,只要一沒注意,他們又會開始到處向陌生人推銷賣書。

我看不下去,又無力阻止,最後只能逃離自己的攤位,你沒看錯,攤主離開了自己的攤位,收銀機都不管了,而且是用逃的。就這樣,我淋著傾盆大雨逃進某間吸煙室,面朝牆角假裝滑手機,邊抽煙邊偷擦淚,不敢讓任何人看見。

▲2016年FF27會場,生平第一次擺攤。有讀者COS《法則系列》人氣女主角─蕾莉亞

 

每次想起這件事,心情就很複雜,我還記得當時的自己,怔怔看著吸煙室外的狂風暴雨,在電閃雷鳴間不斷拷問自己,為什麼夜非夜的讀者在現場花錢買了書,還要做幫忙賣書這種事?

直到今天,我都沒聽說過圈內有這種離譜事,也是從那天起,因為那些讀者的行為,我才有了一個作者的深刻覺悟,只盼作者生涯中不要再看到同樣的畫面。

如果你問我那天感動嗎?是感動,可實在太痛苦了,那種無地自容的感受,筆墨難以形容。

▲2016年FF28會場。熱情的讀者們癱瘓了走道。最後只好把簽名桌搬到路邊了。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創作沒什麼標準答案,我只能提供自己摸索出來的一點經驗,它不見得正確,但對我個人適用。

 

心態上:

要全然瞭解自己「為什麼要創作」,並且牢牢記住那個屬於你的答案,無論得出的答案是什麼,那個答案都得夠堅固,隨著時光經過,每當發現那個答案不夠堅固時,就得有自覺,換一個更堅固的新答案。

一個堅固的答案,才能支撐著你不斷往前,在創作的道路上持續前進,這樣一來,任何人事物都無法影響你的筆,你也不會在乎全世界怎麼看你、怎麼看你的作品,直到你抵達某個未知的終點。

 

▲2016年FF28,讀者餐會包場。

 

技藝上:

現在想想,創作最初,我寫了一篇小說就能過稿出版,可能是因為從小當書蟲的閱讀量還可以,加上我在未成年時就已離家出走,然後長年在社會上獨立謀生,為了活下去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由此累積起來的人生經驗,也一定程度豐富了我的文字。

 

亂入了這行以後,在交稿壓力下開始持續創作,是邊寫邊思考,才逐漸完善了自己的創作思維體系,同時也繼續增加自己的知識量,平常什麼都可以看,一樣是邊看邊思考,也不會只挑熱門的東西來看,我個人認為,任何形式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有各自的亮點,只是有沒有被發現而已。

例如,雖然我寫的是奇幻輕小,寫的是劍與魔法、或者科幻、都市、愛情等元素,但我私底下反而很少看這些了,比較會去研究純文學、哲學、神學、翻譯小說、現代詩集、遊戲劇情書、電影劇作、各領域的大師訪談……等素材,這一切都給了我很多創作上的養分。

 

結論就是「多寫、多看、多想」,三者持續循環就可以持續進步。

 

▲2016年受邀參加台北電影玩具展。

 

Q:請問老師在寫作之外,是否有什麼特殊技能或是一些休閒活動?

 

看小說、看動漫、看YT、看影劇、肝遊戲,偶爾和朋友吃吃飯喝喝酒、或是放任自己出去遊蕩幾天……總之是過著很平凡的邊緣人耍廢生活。

其實,反倒是當作者之前的日子,休閒娛樂更多。

比如說,那時我還有時間跟朋友一起玩樂團,當個電吉他手一起到處表演,有很多很多的故事,說也說不完,不過成為作者以後,沒時間玩琴就荒廢了。對了,當作者之前的回憶,還有一項是玩網遊

從前在玩網遊時,我就是那種俗稱的練功狂,隨意舉幾個以前的網遊來說吧。

▲(左一)還沒當作家時候喜歡玩音樂,當了作家以後太忙碌就荒廢了。

 

一、初版天堂,當年在水都版本時,我的騎士就玩到全身+8裝,但早期的網路遊戲改版太慢,後來就退坑了。

二、初版RO,第一批開放進階二轉99級的滿級角色,我一共練了兩隻,兩隻都是十字刺客,拳刃刺與雙刀刺兩隻都練到練無可練,然後退坑。

三、魔獸世界,我是在伊利丹外域版本入坑,玩盜賊,兩年內練到進入該伺服器的首推副本團隊,團隊主輸出之一,PK裝也全滿,在那個版本我就有蛋刀橘武了,然後在奧杜亞版本玩膩退坑。

四、 後來因為工作忙碌,加上服兵役,以及更後來又意外變成作家,就沒時間再去玩網路遊戲,只有在這四年休養的期間,玩了一個叫做MFF的冷門手遊。這手遊每個月都會有台港澳全伺服器的排名活動,我大概拿了十幾次的前九名,最好的成績是第三名,一路玩到它倒閉退坑。

▲電玩中毒者,即使再忙,也要把FF7RE在發售日十天內白金。

 

這也是為什麼開始寫書之後,我不再玩網路遊戲了。

由於我深深明白,不管自己玩什麼網路遊戲,都會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一個練功狂,所以成為作家以後,這八年來,我都會盡量避開去玩有網路連線的遊戲,只敢玩一些單機大作,以免影響寫作。

而且說實在的,就我幾次的網遊經驗,一個練功狂的遊戲SOP大概會是這樣的:

「現實中的好朋友找你入坑某個遊戲,你入坑後大家會一起玩,但漸漸地,每個朋友都會跟不上你的腳步,比如說你去的關卡他們已經去不了,諸如此類。

為了繼續前進,你只好開始獨自在一個個一線的野團遊走,期間,你會因為你的技術持續上升,漸漸獲得一些名聲,上線會有越來越多野團、甚至頂尖團隊約你當傭兵出副本、組PK獵殺隊,直到你被該伺服器的某個頂尖團隊吸納,從此成為他們固定的一員。

頂尖團隊的效率,會大大增加你變強的速度,不斷變強、更強,然後隨著時光流逝,你發現你的一切已經在版本封頂了,接下來就是一直做重複的事情,等改版、帶新人、看風景之類的。

最後,跟你同層次的頂尖遊戲伙伴們,全是那種有點熟又不太熟的網友,你們在遊戲世界固然可以肝膽相照,一起榮耀即吾命,但在現實世界幾乎不會什麼交集。

而當初找你一起玩這個網遊的現實中朋友,早已寥寥無幾。他們或者早已棄坑換了個遊戲,又或者偶爾給你帶練一下,總之,你們大部分的遊戲時間都無法同樂。

 

終於某一天,你累了。

你忽然向那些頂尖的網路戰友們道別,在遊戲世界裡找了一個你認為最適合你的美麗場景,帶著一身神裝登出,從此消失在那個虛幻世界,成為一串不會再被讀取的冰冷數據。」

不過我想,人類應該是本性難移的,既使我不玩網遊很久了,這八年來也依然是個練功狂,寫小說的練功狂。

▲電玩中毒者,即使再忙,也要把一款冷門遊戲肝到伺服器前幾名。(這款遊戲已經結束營運了,大家可以放心。)
▲電玩中毒者,即使再忙,也要把隻狼給二周目,看到所有結局才甘願封片。

 

Q:想請問老師一個專業術語。請問您對「輕小說」這個名詞的解讀?

 

輕小說一詞,最早是從日本傳來的名詞,泛指「年輕人容易閱讀的小說」,就字面上來解讀,其實定義相當籠統,目前連日本文界那邊自己都有各種各樣的解讀,但說穿了,其中很大一部份都是商業宣傳包裝。

 

我個人對「輕小說」這個詞並沒有特別的好惡,出版界一向看重商業宣傳,這是人之常情,而所謂的文學,本就是在反映當下時代的潮流。

潮流並無絕對的正確或錯誤,只有你喜歡或不喜歡,你可以跳出潮流孤芳自賞,自翊眾人皆醉我獨醒,也可以在潮流中隨波逐流漂來漂去,潮流就在那裡,並會隨著時代而不斷演變。

 

八年前我從書蟲變成作者的時候,由於我鎖定的閱眾年齡在12~30之間,所以我寫的小說也被人叫「輕小說」了,直到現在還是叫輕小說。事實上,從一開始我就覺得叫什麼都無所謂,大家高興就好,我在乎的只有怎麼把它寫好。

一個真正專業的作者,一定會把小說裡的文字調整成這本小說鎖定的閱眾年齡層能接受的模樣,所以如果你發現一個作者在不同的小說裡文風筆觸用字譴詞不同,通常就是由於鎖定的閱眾年齡族群不同。

所以,鎖定閱眾年齡區間越廣的小說,寫起來是越麻煩的,最麻煩的部分是「用字譴詞的方式」以及「角色、劇情的設計脈絡」,我寫的類型就是這種。

簡單來說,你必須寫到連一個沒什麼閱讀底子的中二都能輕鬆看懂,而同樣的內容,你還要能讓20歲、甚至30歲這種有些人生歷練的讀者都能覺得這小說有點意思。總之,從出版第一本書直到今天,我依然在朝這方向持續努力。

▲以前常常爆字寫成磚頭書,最高紀錄曾把某一本輕小說寫到18萬字,就算編輯努力縮小字體、行距…成書後還是厚達2.5cm,超出輕小說版型負荷,創造了書脊龜裂的稀有事件。

 

至於日本輕小說比較正式的定義,我的理解大概是這樣:

一、敘事的視覺感更強烈

小說表現形式有很多,但是輕小說針對的閱讀族群是年輕人,年輕人對影音感受性較為強烈,所以編輯挑選輕小說的作家多半要注重視覺感的描述,讓目標的年輕族群易於閱讀。

 

二、書籍內會安排較多關鍵內容的插畫

閱讀族群是年輕人,所以輕小說會加入大量的內頁插畫,增加視覺效果的表現,以日本輕小說來說,基本都會有10頁左右的黑白頁插圖。

 

三、產業結合性

因為日本是動漫產業蓬勃的國家,所以他們創造輕小說之初,還有另一個目的性,就是「生產可動畫化的故事內容」,因此小說的角色設定與內頁插畫,等於是提早為動畫打好基礎。

像是西尾維新的物語系列,由 VOFAN老師在小說就做好人物設定,動畫化時就可以直接沿用,此外,內頁插畫也是先畫出書中的經典橋段,讓動畫製作時,有參考依據可用。

 

四、字數限制

若是熟悉日本是將輕小說可以擴張成動畫的考量,那相對地字數限制就容易理解,因為一本輕小說,平均大約是兩集動畫腳本的量,所以字數會有限制在一定的數量,以便作品走紅熱賣時,容易切段落成為一集一集的動畫腳本。

 

說完了相對嚴肅的輕小說定義,最後說句我自己的真心話吧。

人類把小說分成很多很多種,但我認為,世界上的小說其實只分兩種,一種好的,一種爛的,好的小說好看,爛的小說看不下去,看一本小說,你自己覺得好看最重要,其他人覺得好不好看都不重要,它是什麼小說就更不重要了。

▲在寫稿桌前的讀者簽名掛軸。

 

Q: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您的寵物?

 

我對自己的寵物有點虧欠,平常很忙,和她相處的時間總是很短,幸好她很善於獨處,總能默默等待著我去陪她。

每當我終於有空陪她的時候,我們會一起玩,主要的玩法是摸她的手,有時輕柔撫摸,有時激烈觸摸,各種摸法不一定,因為她的內涵包羅萬象,可惜她有個很大的缺點,那就是你必須不停花錢去擴展她的內涵……

她的名字是PS4,我都叫她P醬,PS5前陣子出了,我的新P醬就靠讀者們的荷包了。

▲我的寵物「PS4」主機。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各位邪教徒,謝謝你們一直支持任性妄為的我,從我寫法則系列,再到非傳說系列,無論是在小說裡,還是在現實中,我們都一起經歷了許多刻骨銘心的冒險,那些冒險的瘋狂程度……嗯,我們在業界恐怕也算是異類了。

 

或許是寫下的回憶太瘋狂,在那之後,我休養了四年。

是的,一個作者出道僅僅八年,前面四年完結兩個奇幻長篇故事,後面四年都在休養,完結的舊作全數賣完絕版,而新作卻連個影子都沒有,對一個作者來說,就跟消失沒兩樣。

所以,你們至今沒散令我非常意外,按照正常的看書邏輯,在這個每個月都有一堆小說出產的書市上,換做我自己是讀者,早就跳進新的書海爆看一通,哪還會記得什麼夜非夜?啃新書都來不及了。

 

「我們會一直等你寫新的作品。」

你們是這麼說的,你們也是這麼做的,在我休養的四年期間,你們始終惦記著我,守候新作的執著各種不科學,還到處拼命尋找已經絕版的舊作,一天到晚問我舊作能否再版,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只能確定你們和我絕對是完全不同的物種。

時光流逝,休息的一千多個日子就這麼過去了,這些日子我獨自經歷了很多事、也思考了很多事,於是,四年來你們等待已久、一直想聽到的那個答案,便是我今天的答覆。

 

如你所願,我回來了。

從《無夢系列》才開始認識我的萌新,在此也謝謝你們的包養,我會努力坑你們的,雖然我的迷你粉專沒什麼在經營,平均一個月才會報個一兩次平安,但讀者們的留言、私訊我還是會不定期抽時間去看,如有什麼想告訴我就去迷你粉專吧。

 

現在,《無夢系列》要開始連載了,我會將自己複雜的思緒都放進虛幻的故事,剩下的簡單就留給真實的你,就像從前的那些日子一樣……

 

如你所願,如我所願。

 

▲《非傳說》紀念海報:幻之畫夜。同時也是繪師「FuFu」個人畫冊《幻》的封面,除了收錄夜非夜往昔作品的全插畫,還有FuFu歷來的個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