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019-09-21

重要通知

本站已設定好「18禁作品分類」機制。即日起,作家們在本站張貼作品時,請注意在「新增作品」與「新增章節」的頁面都會有18禁分類的項目供您選定,請務必確實分類。

當該作品一經分類為18禁作品,每一章節請都點選18禁分類。如果未來有某一作品遭檢舉內容為18禁卻沒列入18禁作品,經查明屬實後,管理員將會直接刪除此小說。

作家「時起雲」專訪!

  • 2019-06-21

書桌樣貌

 

以古典言情小說見長的時起雲老師,其小說文辭優美、詞藻絢麗。在台灣古典愛情小說文壇上佔有一席之地。

藉著《帝陵孤燈》第二卷發行之便,本專訪很高興能邀到知名作家「時起雲」。
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書桌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算是誤打誤撞踏入作家這一行。

 

我沒固定的志向,性格散漫愛玩。如果能完成一件事,或學到個新技能,一定是因為這件事看起來好玩。所以,國中想當畫家,高中在醫師與建築師兩個志願裡搖擺不定,最後選了看起來好玩的建築系。說起寫作的話,起步不晚,但是早期創作以散文、詩詞歌賦為主,壓根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小說家。

 

直到2014年我考完建築師,整個人處於閒得發慌的狀態,恰巧在網路上看了本宮廷權謀的小說,但作者坑了。蹲在坑底的我決定自產糧,寫文自娛自樂,於是,2015年初開始寫人生第一部出於實驗性質的古代宮廷權謀夾帶情慾的長篇小說《綺戶重閣》。出乎意料這部小說在網路平台連載期間爆紅,讀者催稿,自己也一頭熱,就一路寫到50萬字去了。

 

後來,2016年以《君許諾,傾三生》取得悅閱小說市集的情慾小說大賽銀賞正式出道,就這麼踏上斜槓青年的不歸路。(大笑)

 

 

Q:能否談談您自己作品的特色?

 

就我自己的認知而言,我的作品算是風格強烈吧。

我認為小說有趣之處便在於創新、創造,從不認為需要囿於目前世界所認知的規則或價值觀來寫一部小說。也因此我的故事情節往往不會只有單純的情愛,會偷偷在故事中埋入或深或淺的議題,期待讀者發掘。

 

另外,因為我寫的大部分是古代小說,因此舉凡故事的時間軸、世界、人物設定等都會先做考據,避免寫錯太多,或者寫不出該有的味道。但我也縱容自己在基礎知識條件下自由的放飛想像力。

 

大概是因為這些緣故,大部分讀者對我的作品評價算是正面,認為我的文字描寫細膩,劇情曲折,人物性格型塑出挑,男女情愛與宮廷權謀戰爭寫得不錯。

 

最近因為出版《帝陵孤燈》的緣故,有讀者說這本書像水晶般剔透,文字很吸引人。也有讀者說我筆下的世界有股難以言喻的妖氣與強烈的念力,像是被吸進去異世界一樣。(大笑)

 

另外,也有評論說我的情感描寫相較可愛輕盈風格來的沉烈許多,很虐又很甜,有些時候挺狗血的。

 

哈哈,這些我都不否認。讀者說的沒錯,我擅長寫複雜的人心與情感,鮮少寫東家長西家短的平淡生活或種田文。但我喜歡突破舒適圈,喜歡開疆闢土,會想嘗試撰寫不同類型小說。

 

 

Q:請問這本《帝陵孤燈》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帝陵孤燈》是耽美小說比賽得獎作品,很榮幸獲得飛燕文創青睞。靈感可以分兩部分來說。

 

不知道讀者們有沒有信仰,信不信天命。我信命中注定,但我不盡信命,也喜歡驗證算命師口中的論斷是錯的。

譬如說卜卦出現兇相?不要緊,我會把命運走成大吉大利。

驗證自己的命盤與逆轉人生事非常有趣的活動。(大笑)

 

因此,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這部書的主要概念。

我認為性格造就命運,在這部小說中所有的人物都有相對應的對照角色。透過兩位男主角楚子焉、申蘭君與許多的配角的性格與決定影響自身人生道路來闡述關於知天命與信天命這件事。

 

另外,這本書雖然掛著耽美標籤,但故事主軸不只是同性別之間的愛情,更是對人生的觀察與生死價值觀反思。

 

對我來說,寫作題材來自於生活。那時電視在播盜墓電影,所有的人無不是想要進入陵墓裡尋覓寶藏發大財,但沒有人想過身處陵墓的人又是怎樣的想法。我就想啦,如果我是墓主,睡得好好的被人挖出來剝個精光,我也會氣得作祟啊,也想屍變揍死這些盜墓賊啊。(大笑)

 

再者,講到陵寢,不免說說建築、墓葬制度,職業病發作,我就開始研究。而歷史上不乏活人殉葬的記載。被殉葬的人們又是怎樣的心情呢?

若是人生道路走到最後一刻,會想什麼?如果死而復生,那又該作何反應?

於是《帝陵孤燈》的故事雛型浮現了。

 

 

寫作必備資料庫

 

Q:這本書,您希望帶給讀者什麼樣的啟發或是傳達什麼意念給讀者?

 

哎!

我上一題把要說的都講得差不多了耶。(大笑)

若真要說,就是何謂愛吧?人是視覺性動物,因此外貌左右我們對一個人的觀感。我們真正學會愛是在懂得退讓,不願意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傷害對方的那一刻。就如書中申蘭君對楚子焉的愛是隱忍與等待,但楚子焉何嘗不是退讓與包容?

 

另外,埋得最深的議題就是利己與利他主義吧。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但若為了大義,為了愛,能夠退讓、犧牲自己的人也不在少數。但什麼是大義?留待大家閱讀這本書了。

 

 

Q:能不能談談,在身為作家的漫長生涯中,有什麼令您感到震撼或是刻骨銘心的事情?

 

我很資淺,作品很少,最刻骨銘心的是時間永遠不夠用。自2018年起我的工作有些變動,幾乎無法定期定量寫稿子。導致趕稿很苦,苦得我焦慮的大尾巴常常瘋狂甩動,然後就去臉書發文洗版宣洩壓力。(掩面)(大笑)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我認為身為創作者需要明白自己的目標與市場定位,得明白文學創作這條路無比孤獨,只有自己能完成自己的作品。因此,要耐得住寂寞與外界的輕慢。

在我眼裡,不論是對你好對你壞,你遇見的每個人都是生命中的貴人。

不管你現在身處何處,是卑賤、是權貴,都不要忘了自己的目標。

無論輕慢、屈辱、讚美、支持,都是滋養自己成長的養分。為人處事圓融內斂,榮辱不驚,進退從容。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莫欺少年窮,終須有日龍穿鳳。」可以用來砥礪自己不要放棄,共勉之。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遇上最大的瓶頸,最終如何突破成長?

 

最大的瓶頸應該是跨類別創作,譬如說小說跨劇本。

去年拜師學藝寫《帝陵孤燈》的劇本。同一個作品,敘事方式不同,呈現方式不同,光是調動時間軸,把回憶殺變成現在進行式就是個考驗。更別說用字遣詞就快弄死我。(大笑)

突破瓶頸只有一個方法,大量閱讀,多看多學習。去觀察別人怎麼拍攝,怎麼寫劇本,可以推敲出該怎麼寫才符合影視圈所需的劇本標準。

 

我花了四個月調整故事劇情,然後,調整用字遣詞。不低估觀眾,但也不能讓觀眾聽不懂人物說什麼,因此不用生僻字,引經據典時盡量用廣為人知、通俗的成語,盡力說個老少咸宜又有深度的故事。

算是成功吧,後來,《帝陵孤燈》才有了影業大神們的推薦。(笑)(感恩大佬們包容我不成熟的劇本,還願意幫我推薦。)

 

 

Q:您觀察到這幾年台灣的小說市場起了什麼變化了嗎?

 

書市萎縮,銷售額雪崩,窮死寶寶了。(斬釘截鐵,直爽地近乎白目,大笑)

 

娛樂型態多元化,閱讀不是唯一的選擇,再者閱讀習慣與媒介的改變造成市場的變化。但也因為如此小說的題材大爆炸,各種腦洞大開,新奇而有趣,套路小說不再是讀者首選,作者得費盡心思寫出與眾不同的小說博取讀者青睞。但也不乏新瓶裝老酒,總有經典不敗款永遠流行,否則怎會成為風潮呢。

總之,青菜蘿蔔,各有所愛,作者能做的就是準備好面對劇烈變化吧。

繼劇本創作與剪接影片後,讓我再去學個電繪。(嗯?)

 

這又讓我想起一句話:「若不是生活所迫,誰願意弄得一身才華?」(哭著跑掉)(大笑)

 

 

Q:可以跟讀者們透露一下,在《帝陵孤燈》連載結束之後,您所構思的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嗎?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作品有點多,坑也有點多。

你們想看哪一部?

愛上殺父仇人怎麼破?急!在線等!

重生世子追妻火葬場,求取暖。

老子被奪嫡了怎麼辦?急!在線等!

我被親姊毒啞了,還嫁給個廢材,好厭世,求拍拍!

被人造衛星砸破頭怎麼辦?急!在線等!

木乃伊觀察日記,大家快按讚、收藏、分享。

被自家兵部軍火庫炸飛天,已無言,不問了。

 

以上,請點菜。(大笑)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愛我,別走。

霸道讀者快愛我。(啥鬼啦?)(大笑)

好,我正經點說話。

想對讀者們說:「不管道阻且長,緣分深淺,但願你我能一同走過一段美好的閱讀時光。」

 

 

▲寵物魚小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