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19-10-18

重要通知

本站已設定好「18禁作品分類」機制。即日起,作家們在本站張貼作品時,請注意在「新增作品」與「新增章節」的頁面都會有18禁分類的項目供您選定,請務必確實分類。

當該作品一經分類為18禁作品,每一章節請都點選18禁分類。如果未來有某一作品遭檢舉內容為18禁卻沒列入18禁作品,經查明屬實後,管理員將會直接刪除此小說。

作家「披著人皮的企鵝」專訪!

  • 2019-07-26

 

 

台灣輕小說作家。擅長kuso風,寫作資歷10

藉著《企鵝的瘋狂歲月別跟我說你沒當過白目學生啊!》發行之便,本專訪很高興能邀到作家「披著人皮的企鵝」。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書桌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就是……誤打誤撞吧,我本身很喜歡電玩,所以常宅在巴哈姆特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當時第一名的熱門看板是「歡樂惡搞KUSO版」,其實那時也不是很清楚何謂kuso,就只是好奇所以進去看了。那時的K版還是以文章類型的惡搞文居多,在看了好多惡搞達人的作品後,也讓我有了創作慾,想跟達人們一樣寫好多讓人捧腹大笑的作品,當時就只是很單純的想要自己的作品讓人看了會開心這樣而已。2005年我開始嘗試寫作,在磨練文筆的同時創作了短篇「企鵝惡搞文系列」,短篇後來也以這系列為主了。隨著作品越來越多,也終於開始有人喜歡我浮誇的小說內容,後來又在台灣論壇以「披著人皮的熊」(不能取企鵝是因為有字數限制)發表自己的作品,在「台灣論壇」寫作的那段時間,我也嘗試寫其它類型的文章,在2010年鮮鮮的編輯看上我的作品,所以我很幸運的出版了三本小說,雖然這三本都不是惡搞類型的就是了。

 

Q:這麼說來,您也算是台灣小說界的老前輩了!有點好奇,您在鮮鮮所出的三本小說都是屬於「純愛或奇幻」類小說,跟你的風格差異頗大啊?這是怎麼回事?另外,可以揭密您為何消失文壇這麼久嗎?這幾年您都在做什麼?

 

說老前輩總覺得攀登不上,改稱老司機好了(笑)。關於在鮮鮮出版的三本小說……三本都跟惡搞類型扯不上邊,分別是純愛、純愛、奇幻的類型,寫惡搞小說出生的我,出版的沒有一本是惡搞類型的小說,這是不是惡搞我啊?

 

在那個「無名小站」還活著的年代,我的第一本書「深白色的思念」被鮮鮮編輯找上,猶記得當時書腰上寫著的「超純愛系作家」等字樣,我內心的五味雜陳像泡麵的口味一樣多啊。那時很多類型的文章混在一起寫,一邊在那裡寫內褲來髒話去的惡搞作品,一邊又寫純純愛戀不沾小手的愛情作品,沒有寫到精神分裂內分泌失調真的是祖宗顯靈!不過換個角度想,鮮鮮編輯是認同我其它的文章類型,即便我不斷洗腦鮮鮮編輯惡搞小說才是我真正最強的領域,差點都要下咒了,還是無法抵抗她喜歡我純愛類型的文章。但說實話,鮮鮮編輯能夠讓我試著寫其它的作品,這倒也沒什麼不好,代表在寫作方面我是可以多元成家……多元發展的不是嗎?雖然很多讀者朋友對於我的第一本書是純愛類型感到一頭霧水就是了。

 

接著講到我消失好久這部分,從時間上來看,一定不單純。都是忙工作居多,倒也不是真的完全消失,FB還是會常發一些廢文,電玩啦動漫啦模型啦之類的分享,這積極的程度讓很多讀者朋友都忘了我是寫小說的,以為是工讀生一直在洗版……

藉由這次出書,這股助力給了我動力可以持續創作惡搞文,不會消失啦,就算哪天不小心被鬼拖走了,我的靈魂也會繼續創作的,俗稱「陰魂不散」……

 

 

Q:請問這本《企鵝的瘋狂歲月》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這本書靈感來自於從小到大的一些白癡往事改編,再加上周遭親朋好友的經歷或回憶。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我是從罵聲中寫出作品的,完全不會寫作的我,是活在批評底下的作家。一開始寫文只是覺得好玩,那些嚴厲的負面評語,沒讓我崩潰,反而覺得很興奮。我不是變態啦,簡單講是心境上的不同吧,原來我的作品也有人會來看,即便全是謾罵居多,但創作能夠得到回應真的是件很開心的事情,如果當時我因為批評而玻璃心碎了,可能也就不會有機會在這裡聊這些了。

 

 

Q:能不能跟大家介紹一下您的寵物?

 

大隻的米克斯叫福米,小隻的摺耳叫拇拇,都是公貓。福米很黏人,黏到你不趕他走他可能就像背後靈一樣纏著你;拇拇很皮,都要七歲了還像個屁孩一樣。

      

↑福米                                                                                                                                                                                                                                                                                        ↑拇拇

 

Q:據說,這部作品的書名命名以及您的筆名抉擇,在發書的過程中,您與您的編輯有過很……精采的折衝(笑)?

 

當然,衝突是基本的,不拚個你死我活,又怎麼捍衛我的書名及筆名呢?這抉擇的過程宛如回合制RPG角色扮演遊戲一樣,戰鬥時我動一下敵人動一下;我改這個書名,編輯改那個筆名,不殺個血流成河好像會胖五公斤似的。

討論的過程裡,多少都會有些許意見不合的情況,我們可以在死傷人數最低(?)的情況下決定書名及筆名,已是2019年最後的奇蹟了!

 

 

Q:可以跟讀者們透露一下,在《企鵝的瘋狂歲月別跟我說你沒當過白目學生啊!》連載結束之後,您所構思的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嗎?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讀過我短篇惡搞文的朋友,一定覺得怎麼有的故事沒有收錄進書裡呢?不是沒有收錄進去,而是剩下的全在第二部裡面啦~!第二部內容會更爆笑更kuso喔!敬請期待!

                                                                                        Q:最後,聽說老師當年的那些死忠讀者在這本書發行之後,紛紛回籠了,您有什麼話想跟您這些讀者們說的?

 

有道是「食言而肥」,當初我的死忠讀者們信誓旦旦說出惡搞文的書就要買的讀者們,我為了不讓你們變肥,所以時時刻刻叮嚀你們快入手企鵝的瘋狂歲月

  別跟我說你沒當過白目學生啊!可謂用心良苦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