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19-10-22

重要通知

本站已設定好「18禁作品分類」機制。即日起,作家們在本站張貼作品時,請注意在「新增作品」與「新增章節」的頁面都會有18禁分類的項目供您選定,請務必確實分類。

當該作品一經分類為18禁作品,每一章節請都點選18禁分類。如果未來有某一作品遭檢舉內容為18禁卻沒列入18禁作品,經查明屬實後,管理員將會直接刪除此小說。

作家「八爪魚」專訪!

  • 2019-08-09

2019/08/06,現在的書桌                                                                                                 老家的書桌+床

 

台灣知名輕小說作家。擅長天馬行空風,寫作資歷九年

藉著《身為天下第一快劍的我,一不小心就無敵也很正常吧?》第四集發行之便,本專訪很高興能邀到知名作家「八爪魚」。並獨家公開老師平時用來思考暨創作時的書桌樣貌!粉絲們千萬不能錯過喔!

 

 

Q:是什麼原因,讓您走上作家這條道路的?

 

從國小第一次接觸金庸、古龍兩位老師的巨作後,就開始對天馬行空的世界有所憧憬,一開始是想當漫畫家,開始在所有課本上塗塗抹抹,每天腦袋構思一些故事情節;後來上國中後,得知台灣漫畫家的發展不容易,所以就轉型開始往文字方向發展。並且在此階段,與幾位同好組成小團體,彼此在筆記本上手寫小說、交換觀摩,這也是我作家夢想的雛型吧。

 

 

Q:能否談談您自己作品的特色?

 

我自己想讓讀者接收的特色有三點,第一是治癒人心,第二是讓人意想不到。

我認為,一個作家不管寫的是武俠、奇幻、仙俠、推理、驚悚、科幻,所有故事的本質都還是在於「人心」──微觀一點說法,是作者的「內心」。

作者對世界一定有一份自己的想像,並且把這份心情編入書中。而我,對世界的想法更像是一種祈願──人與人之間只要一個小動作,就可以給對方正向的能量。在對方難過時,只要一句話就能鼓舞他;在對方崩潰時,只要一件外套就能讓他知道人生還可以繼續;在對方迷茫時在他身邊放一盞蠟燭,就能給他多一絲重新出發的可能性。

就是這樣的想法,才讓人期待英雄情節,讓人期待正義必勝的結局,我也是因此才動筆的。

 

至於第二點的意想不到,這就單純是基於作者的傲氣了,想要讓讀者睜大眼睛、不能呼吸,想要讓讀者看完一本書後大呼過癮,想要讓讀者驚嘆「這作家腦裡裝啥啊?」──每達成一項,都更證明作家的存在價值。

對了,你問我第三點在哪?

呵呵,我忘了……想不到吧。

喜歡挑戰自我,所以最近胖到一百公斤(?                                                      喜歡到處走走看看,大甲媽走了兩次都只走九分之一,總有一天要走完

 

 

Q:您擁有兩個筆名「八爪魚」、「穹魚」,為何都是以「魚」來命名?而兩個筆名也都同時會推出各自的作品,請問是原因讓您同時使用兩個筆名來寫作?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辛嗎?

 

「八爪魚」這筆名,是由我當初一個很喜歡的人替我命名的,我珍重的讓它陪了我數年的時光。後來因為寫了很多年奇幻作品,加上市場的變化,我開始嘗試創作一些較貼近人心的類型。而這筆名,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寫出細膩愛情故事的作家吧?所以才會取了第二個筆名,穹魚。

 

「穹魚」的意思很簡單,穹與魚,代表世間最遙遠的距離,天空與大海。兩者間看似有辦法計算,但其實魚是不可能離開水面的,但卻還是一直盯著藍天,這種意象我很喜歡,就像自己無論如何都在堅持著什麼一樣。

也許最後會是徒勞,但過程很淒美,這樣就夠了。

 

 

Q:從您所發表的作品來看,您寫作的題材甚廣。請問您最喜歡寫甚麼類型的作品?又哪一類的作品最讓您苦手?原因各是甚麼?

 

奇幻類型是我的最愛,因為我本身有中二病,而這類作品毫無疑問能讓我大展手腳。

最難寫的應該是愛情故事吧,可能是因為相關創作經驗不多,我能汲取的不再是腦中對英雄的幻想,而是自身體會過的、或是看過的感情,所以每一滴能量都很貴重。

我常說,奇幻故事是我的床,愛情故事則是起床。前者讓人舒坦,後者讓我煎熬;但兩者都是必要的,畢竟有夢有醒,才是人生。

 

 

Q:請問這本《身為天下第一快劍的我,一不小心就無敵也很正常吧?》當初提筆的背景或創作的靈感是來自哪裡…?

 

一個嘴裡叼著草的輕浮少爺,擁有著天下第一的潛力,喜歡美女,身邊總是跟著童顏巨乳的隨從──聽完這些就懂吧,這靈感來自於每個中二少年都有過的幻想啊!

 

 

Q:對於您歷來所有作品中,筆下哪一位男、女主角印象最深刻?

 

剛好就是本書主角,風飛揚。

原因很簡單,他的某些特質與我相近(不只是帥的部分),那就是最自由的人卻活在最不自由的環境,卻依然沒放棄追求自由。

看過《快劍》的讀者就能知道,風飛揚身負重大的「天命」,而這也是纏繞風家一族千年的沉重使命;但他本身的個性讓他不可能安安穩穩受命,而這些責任勢必讓他犧牲許多自我,不能做想做的事、不能說想說的話、不能愛想愛的人。可偏偏,風飛揚還是最自由的人。這是因為他了解了自由的本質。

以下套一段書中的情節:

 

風飛揚的手臂飛旋上天,鮮血噴濺中,人往前一倒。

幾乎是本能的,歐陽龍伸手扶住對方。

「天下第一,好玩嗎?」少年氣若游絲,笑道。

「………」

「你們呀……不管是『天之子』的那一方,還是『天敵』的那一方,都搞錯『天』這個字本身的意義了。」

「………?」

「天是無限寬廣,足以包容一切的。不然,為什麼你僅僅是天下第一,而不是天上第一?」

「………」

「小蝦子氣的人,才會爭天下第一呢。」

「………那你想要爭什麼?」

「我想……打造一個……大家都是天下第一的世界,這樣豈不快活?」

 

人只有在不自由時,才能體會自由的珍貴,才高喊著我要自由。

但風飛揚本身就是自由;也許不能自由的生,連死法都不能自由的選擇,但他依然自由。

原因很簡單,他認為自由並不是一個結果,而是一份過程。能夠一路追逐自由、保護心愛之人,毫無遺憾的死,這樣的人哪裡不自由了?

(沒劇透放心啦)

▲喜歡騎機車,光是環島就環了三次                   喜歡隨便畫畫

Q:如何看待台灣輕小說各類型領域的消長變化?想請老師以您的觀點說明台灣輕小說市場目前的演變以及其閱讀人口的消長。

 

整體呈現一種大衰落的景象。

從早年出書可以鋪滿全台7-11,書櫃總是琳瑯滿目,到現在漫畫只剩一家《海賊王》,出版業整體都在面臨一個事實──現在買書的人越來越少了。

過去大家對娛樂的渴望一直很強,追求好故事的心也沒有變過,但載體會變,就像很久以前的隨身聽、CD機、Mp3Mp4,到現在一台智慧型手機就能搞定,人們只需要透過這台小小的機器,電影、動漫、文字、音樂方面的需求通通可以一口氣滿足,相較之下去實體書店翻找實體書,反而變成門檻較高的選擇。

不過我還是相信,媒介變了,聽音樂的人還是一樣多;就像買書的人變少,但愛故事的人一定還是很多。

我們只是需要換個方式,把好故事重新注入市場罷了。

 

 

Q:在您從事文學創作的歷程中,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想法與經驗?

 

這是一條,離夢想最近的路,也是離現實最近的路。

我一直認為,夢想由三要素構成,努力X運氣X才氣,而且是乘法,缺一不可。光這公式就能看出,要在這條路上取得成果,需要的絕對不是賭徒式的衝鋒,而是一段經得起考驗的長跑。

至於這三個要素中,哪個是最好達成的?

當然是努力呀,每天五千字,死線遠離我,這始終是我的目標,也是我始終沒達到的目標,編輯對不起……

 

咳咳,總之呢,一場42公里的馬拉松裡,不管是跑一公里就放棄的人,還是跑完全程的人,他們都有個共通點。

他們都有邁出第一步。

作家也是,只有打下第一個字,你才是一個作家。


哭也人生,笑也人生,追過夢想的人,才算真的醒著活過!

 

Q:聊點輕鬆的話題,您最近有看到什麼好看的電影或是好看的書要推薦給讀者們的?或最近遇到什麼有趣的事要分享給讀者們?

 

漫威電影宇宙。

若認為這系列只有膚淺,會成功是建立在民眾越來越懶的思考,只能說……也是啦。

但會這樣判斷也很膚淺就是。

漫威的成功,有著嚴謹的商業規劃,以及本身22部電影相輔相成的效益。這些電影中當然有讓人搖頭的部分,但也有讓人讚嘆不已的巧思;從第一部電影《鋼鐵人》到《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這過程的起起伏伏,毫無疑問是每個創作者都該試著了解的。

 

 

Q:在《身為天下第一快劍的我…》連載結束之後,據您所說,下一部作品將會是您的第40本書。能否向讀者們透露下一部作品的情報?就當做這篇專訪給粉絲們的「彩蛋」。

 

是愛情作品,已經在另一間公司進行實體流程,字數超多。

 

 

Q:最後,老師有什麼話想跟您的讀者們說的?

 

我們下套作品見。

喜歡在書店找自己的書寶寶,請大家多指教啦!